????篇三七擒七纵,醉里惑音相媚好2019年8月29日月上中天,已是夜半时分,昏昏烛火照射下,却是满室春色,让人不眠。

????此刻,名动天下的虚夜月被道祖真传最后传人楚天阔拥在怀中肆意玩弄着,展开着一场男女之间的攻防之战。

????“虚大小姐,你知道我最喜欢你的是哪一点吗”

????楚天阔紧拥着对方没有半分多余脂肪的小腹,身体紧紧贴着少女光滑的后背,俯身向前凑在对方的粉颈边上,调笑道:“不是你漂亮的外表,而是你的性子。”

????“我的性子”

????少年语出奇峰顿时再引起了心伤的虚夜月注意力,平日里虽饱受南明京师公子哥的追捧,却多因家世容貌无双,私下却常听得自己性子乖僻无常的评价,如今首次听到称赞自己性子的,虽是出自一个淫贼之口,可也心下不免好奇。

????“没错,凡夫俗子自然是不懂得欣赏大小姐性子特别之处,相比起那些大家闺秀,虚大小姐性子虽然容易被人误认为乖僻,实则率真由性,更何况”

????楚天阔正色说道,只觉怀中佳人虽不言,却也是哭泣声顿,显是感到好奇,心下一笑语风忽转道:“更何况,像你这样的性子,征服起来才更有意思,明明身体火热动情成这般,却还是一副死鸭子嘴硬的模样,正是极为难得的口嫌体正直,岂不是有趣的很”

????“你”

????被少年连番淫语刺激,已是羞怒难当的虚夜月再也忍不住轻声抽啜哭泣起来。

????“不是么,以虚大小姐的智慧,自然知道我说的话真假以往即使是虚大小姐的情郎小燕王要碰你的手,你尚且不喜欢,可如今我不仅碰了你,你的反应也如此精彩,还不能说明什么么。”

????楚天阔将少女身体一转,四目相对间,抛出准备已久的说辞逼迫道。

????闻言,虚夜月心下一愣,原本坚定的意志又被少年话语打开一条细缝来。

????而楚天阔却不着急的打量着此时少女的模样,看着少女完美无缺的鹅蛋脸上,柳眉微微蹙起,那秋水一般的双瞳,呆呆望着自己,而眼神却是变化不定,时而又恼又怒,时而又羞又苦,时而又怯又恨,表情变化间神态却又隐藏着三分说不出的诱人风情。

????那样的模样,直让楚天阔暗暗称赞,心中占有的欲念不禁又强了几分,而其中又夹杂着两分的欣赏与爱意。

????一念生楚天阔的动作也温柔了几分,轻轻的捧着对方绝美的脸颊倾过去,嘴唇温柔的亲吻上她充满温香的脸颊,轻啜着她脸上的泪痕,笑道:“别哭难道没有人告诉过你们,美人垂泪只会更惹人爱怜么更何况,你不也很舒服吗”

????说完双手又开始在少女柔软如玉的赤裸娇躯上不老实的游动起来。

????少女微颤,心中充满绝望,却又无可奈何的任由少年楚天阔轻薄着自己,感受着对方的大手温柔的抚摸着她光滑的肌肤,直至肌肤变得越来越热,才悄然转至双峰,用指尖轻轻的点拨着她胸脯上挺立的两颗蓓蕾,少年犹不知足,化指为爪,将少女粉嫩的蓓蕾夹于两指之间搓玩起来。

????不过片刻,少女已无法抑制身体慢慢从胸前产生的快感,这时楚天阔的左手慢慢探向她的双腿之间,双指平伸拂扫,挑逗着少女微热的溪谷。

????“大小姐,还是乖乖的做我的性奴吧,本少爷会好好疼你的”

????楚天阔犹如恶魔一般轻咬着虚夜月的耳垂诱惑道,说完不等少女回应,手上动作也勐烈了三分。

????只是听到少年的淫语,少女逐渐沉沦的意识却又清醒了三分,美目虽是泪光迷离,依旧倔强道:“淫贼我就算是死也不会不会做你的”

????“是性奴,嘿嘿,说不出口么,不愧是大家闺秀。”

????楚天阔称赞道,“可说谎却不是大家闺秀应有的风范啊,毕竟你身体的反应可是出卖你真实的感受啊。”

????话未毕,楚天阔手上的力道便加重了几分,一时间虚夜月的反应不出意料的强烈起来,片刻时间,怀中的美人便像是一团火焰般全身融化瘫软在少年胸前。

????楚天阔知道自己彻底的挑起了这个娇娃的处子情欲来了,于是小心的调整着自己催情手段的节奏,避免让虚夜月这个未经人事的处子太快登上性欲高潮,他正是打算这样不断的挑逗虚夜月以引出她女人身体潜藏的情欲,然后让她意识到,这样会让她更加感到羞愧、迷茫、痛苦以及耻辱而这些情绪会冲垮她的家教以及自尊,让她的灵魂慢慢沉沦,最后被彻底征服,成为少年期待的玩物而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绝不是简单的依靠肉体的占有便可以实现的,楚天阔选择的第一步,便是最直接淫辱少女的身体,辅以言语上的攻击,以亵渎的方式打击少女的灵魂。

????这样的手段对不谐世事的大小姐往往有奇效,虚夜月的表现也逐渐印证了这点。

????楚天阔虽然是没有经验的新手,可却在一步步探索与成长,这是男人的天生的本能。

????楚天阔的手这时又将手绕过少女的酥胸,转而轻轻抚摸着虚夜月光滑的后背,在少女浅浅的背沟上下滑动,似乎想让少女平缓一下激情,半响后又游走到少女平坦圆滑的小腹上,慢慢转着圆圈抚摸着,手指不时轻触少女圆润的肚脐,似挑逗又似安抚。

????虚夜月像溃败的残兵得到了喘息的时间,半闭着媚眼,樱唇微张,双颊通红,气喘嘘嘘。

????好不容易,虚夜月才又压下体内的欲火,可她知道,少年是不会就这样放过自己的,她也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从来天不怕地不怕的虚夜月第一次开始害怕起来。

????楚天阔感到少女身体似乎平复了下来,于是又将虚夜月揽入怀中,双手穿过少女背嵴托住少女的翘臀,开始揉捏起虚夜月弹性十足的臀瓣来。

????这回楚天阔双手用力,犹如搓面团一般揉捏着。

????又一处身体被少年肆意的玩弄,虚夜月娇躯轻颤,只觉得身体又被熊熊烈火包围着,一股无处冲泻的快感在体内四窜,整个人都如棉花一般无力。

????可不知道为什么她似乎越来越无力抵抗这种感觉,懵懂的少女在本能引导下似乎无师自通般开始了解女人的快感。

????看着虚夜月脸上慢慢露出的神情,楚天阔知道进入关键的时刻了。

????于是,将少女仰放在床上,紧紧搂住虚夜月,霸道却又不失温柔的亲吻着她,同时少年也不忘双手把玩着少女的酥胸,直到少女的两颗樱桃挺立起来,才抽出一只手慢慢越过少女光滑平坦的小腹,小腹下芳草覆盖的溪谷,最后感受着少女庭前缓缓而出的热流,一举把住少女最珍贵的相思豆玩弄了起来。

????少女的身躯在无保留的任由少年楚天阔玩弄,他就像是战场上威风凛凛的大将军一般在少女身体上攻城掠寨,随心所欲的发泄着自己的手欲。

????知道少女未经人事不堪久玩,楚天阔在虚夜月快要进入高潮前,又一次毅然停下动作。

????“第二次”

????楚天阔也微喘着气低声道:“我倒想看看虚大小姐究竟能忍受多少次”

????“不”

????虚夜月梦呓一般不由自主的低语道,她内心虽然恨不得将眼前的淫贼碎尸万段,可却接连在少年的玩弄下,慢慢体会了解到女人天生的情欲快感,可眼前这个少年却是个恶魔,总是在关键时刻停下来,让她从天堂跌入无处发泄的地狱中。

????“哦,受不了了吗只要你求我,我可以让你得到想象不到的快乐”

????楚天阔再次施展魅惑魔音,他知道少女或许能抵抗这种魔功邪能,可此刻对方心神已出现破绽,只要自己肯耐心,总能起效果。

????“做梦”

????少女的回答不出楚天阔的意料,他也不着急,转身将自己从秘洞内取出的三瓶神秘丹瓶中的一瓶拿到虚夜月面前,自顾自说道:“没关系,时间还早,我会慢慢让你了解真实淫荡的自己,不过现在嘛,先让虚大小姐休息一下,尝试一下我们道祖真传的珍藏。”

????“你死心吧淫贼任何媚药对我都没用”

????虚夜月虽然明知没有用却还是忍不住开口说道。

????“哦,是吗,有信心就好,免得等下你发起情来,推说是我用药的关系。”

????楚天阔露出难以言喻的狡猾笑容,嘲讽道。

????“哼有本事就别动手看看你们师门的珍藏是不是对我有效。”

????虚夜月挑衅般说道。

????“哈哈,好,反正还早,就让我们看看,虚大小姐是不是一个天生的小淫娃。”

????楚天阔欣然接受挑战。

????“说话算话”

????虚夜月内心微感窃喜道。

????“当然,本少爷怎么会欺骗自己的性奴。”

????楚天阔不放过任何打击虚夜月的机会傲然答道。

????话音甫落,不等对方反应,楚天阔就把虚夜月轻扶起来拥入怀中,搂着她没有半分多余脂肪的小腹,将瓶子里的液体灌入少女口中。

????“呜”

????似乎喝的有些急迫,一些液体顺着少女的嘴角向下而去,少女不满的轻哼一声,楚天阔却笑笑,伸手用手指轻轻一抹,将那不明的液体一滴不漏的涂满手指,看着落入自己圈套而不自知的虚夜月心中舒爽无比,暗自将涂满液体的手指移到少女芳草萋萋的溪谷地处,轻柔的滑动着,让液体慢慢涂满少女秘处。

????“你说话不算数”

????虚夜月被少年如此一弄,浑身激荡不已。

????“怎么,不是说媚药无效么,可这也是媚药使用的一种方式啊。”

????少年耍赖皮式说道,同时另一只手不闲着移到少女酥胸上,欢快的把弄起来,还笑说道:“这里也不能漏了。”

????虚夜月不疑有假,只能无奈尽数承受,不过片刻的功夫,虚夜月就觉得在少年的玩弄下又产生了快感,终于忍不住哀求道:“你你明明说好的”

????“那就正式开始。”

????楚天阔胸有成竹的将虚夜月放开,抱着双手施展惑音说:“你可是自己说的,媚药对你没有效果,等下如果我没碰你,你还要有感觉,只能证明你是一个天生的小淫娃”

????几盏茶时间后。

????“呜怎么怎么会这样”

????虚夜月闭着眼睛,俏脸却变得通红起来,“噢我的身体好热”

????”

????楚天阔赞叹说道:“才几盏茶的时间也不到,很好。”

????“才不是”

????虚夜月带着哭意反驳道,可话说出口,却连自己也无法说服。

????她完全无法理解这是怎么回事,好不容意才在眼前那个可恶的淫贼争取到的一个机会,可结果却让她感到无比的绝望。

????“难道我真的是天生的小淫娃不对,我只是天生媚骨,所以才对情欲的反应比较敏感,而这该死的淫贼又卑鄙的用了药,我才会这样。”

????虚夜月心念几转,开口道:“人家才不是你说的那样,是你那该死的淫药害得人家这样”

????话未说完,已是语不成调。

????“是么,明明是你自己说媚药对你不起作用的”

????楚天阔似是嘲笑的说道:“这可是你爹跟你说的,难道是你爹骗你的”

????说完,双手一边在虚夜月光滑的后背不停游走,一手则是停在对方浑圆白皙的大腿上揉搓着,顿时让虚夜月再一次沉溺于高超的调情手法中不能自拔。

????听到对方提及自己的父亲,虚夜月身体微微颤动恨恨道:“死淫贼下药算什么本事我爹才不会骗我呢”

????楚天阔见虚夜月的肌肤渐渐泛起一层粉红色,知道少女又一次动情了,暗暗记道“第三次”。

????然后又拿开了游走在虚夜月娇躯上的双手,让对方再一次平复下来。

????“你”

????虚夜月完全无法抗拒楚天阔高超的手法所带来的快感,可对方却又总在紧要关头停下,让她犹如在半空摔落,忍不住怒道:“卑鄙”

????“忍不住了吗”

????楚天阔哈哈大笑道:“其实你爹没骗你,媚药确实对你没效,只不过我并没用媚药,你喝的其实是我道祖真传珍藏多年的美酒而已。”

????“酒”

????虚夜月昏沉的神志清醒了三分,讶然道:“不你骗人”

????“不信你闻闻这是不是酒。”

????楚天阔大方的将瓶子拿给虚夜月闻,继而冷哼说道:“只是喝了酒就发情,还非推说是被我下药,这难道就是你虚家的家教”

????楚天阔的话就像是锋利的尖刃,重重的击穿虚夜月的心防。

????虚夜月不愿意相信,却又无力反驳,只能喃喃说着:“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才不是这样的”

????事实上,楚天阔给虚夜月喝的确实是酒,可却又不是普通的酒,这酒称之为“醉花阴”,是道祖真传一些专于修炼丹药的前辈酿制的补酒,虽无催情作用,但却有大补效果,普通人喝了若不运功消化便会因为药效膨胀发热,更别提身负媚骨的虚夜月。

????而虚夜月未经人事的处子,慌乱间自然分不清其中的区别。

????奸计得逞,楚天阔不理会虚夜月,又继续按自己计划行动起来。

????“现在,本少爷要继续玩你的奶子。”

????楚天阔忽然预示说道,说完一边用食指和中指夹住虚夜月粉红诱人的奶头,有节奏的缓慢旋转和拧捏,而食指不时轻触挺立的奶头,又不时的将那越发涨大的奶子往里压挤,再往外用力的拉扯,如此反复,不停的挑逗着。

????心里暗想:“疼痛本来就会加强人的注意力,而我又提前将我玩弄目标说出来,只会让你的注意力无限集中于胸上,我只要继续加强手法,效果便会充分显现出来”

????果不其然,虚夜月紧蹙的眉头不时随着楚天阔的手变动着,看到这模样,楚天阔心里暗喜,手上的力度不禁又加大了三分,一下间让怀中的佳人娇哼声渐起。

????“舒服吧,大小姐,你又有感觉了吧”

????感受手中的酥胸变得越来越涨,楚天阔笑着问道:“还不承认自己是个小淫娃么”

????“可恶不要这样住手”

????虚夜月低声哀求道。

????听着虚夜月的哀求声,楚天阔想到平日里眼前少女的刁蛮任性模样,心中就不免多了三分自豪感,心情极度舒畅道:“既然大小姐不让玩奶子,那我就玩玩其他地方吧。”

????也不等虚夜月反应,挑逗的手指已经移动到少女的玉门前,轻轻扫动少女浓密宜人的芳草地,手指犹如一条毒蛇一般,以画圆的方式划弄着少女下体,偶尔不安分的抚弄一下少女发硬的相思豆,说道:“怎么样,大小姐,感觉是骗不了人的,你就算嘴上不承认,你的身体也会很老实的表现出来。”

????说完手指略为粗暴的侵入少女湿润的谷道,最直接的刺激着虚夜月,同时说道:“求我,也许我会放过你”

????虚夜月处子之身,哪里能忍受这般淫玩,不由开口哀求道:“啊不要不别”,声音虽然细弱蚊虫,却也高低婉转,令人动容。

????楚天阔毫不理会,冷冷道:“求我”

????“求你”

????虚夜月哭泣着喊道。

????“真乖。”

????楚天阔满意称赞说道,心下却是大喜,知道人一旦开始第一次妥协,就会不自觉慢慢放低自己的底线,于是爽快的将粘着少女液体的手指缓缓抽出,心中计到“第四次”。

????“我的好月奴,既然不让我玩你的下面,那你让我玩你哪里”

????楚天阔虽然故意再次让虚夜月休息平复,可嘴上却又再次组织进攻说道。

????“求你,不要”

????虚夜月不知所措的再次求到,可楚天阔哪里会放过她,笑道:“如果不说,那就还是选择下面吧。”

????说完威胁性的将手在少女眼前夸张晃动着。

????虚夜月闻言大慌,泪眼婆娑看着楚天阔的魔爪慢慢逼近,心下虽是六神无主,可聪慧的她早已经感受少年对自己酥胸的喜好,不自觉低声哭泣喊道:“奶奶子”

????“哦,奶子么,确定”

????楚天阔恶作剧的逼问道。

????“嗯”

????少女无力应道。

????看着少女无助的表情,楚天阔只觉自己原本压抑下的欲火又再次爆发,心下暗暗警觉,可旋即又舍不得当下大好局面,心中暗想道:“虚夜月不愧是天生的媚骨,对我的吸引力远超预估,只要我稍微不注意,就会被她激发心底的欲念,我一定要小心,不能浪费这样的好机会”

????努力压下欲火,楚天阔掩饰道:“大小姐的奶子果然是极品,嗯,好滑,摸起来真是舒服,一点也不比庄大小姐的差。”

????说着五指用力不断揉弄着虚夜月坚挺的酥胸,不过片刻功夫已是让虚夜月动情不已。

????“慢一点啊小力一点”

????持续不断的挑逗让虚夜月的意识开始模煳,她虽然努力想要保持清醒,最终却只能任由自己被身体的欲望慢慢吞噬。

????“不再抗拒,而是慢点,小力一点么”

????听到虚夜月的话,楚天阔双爪左右各把着一个少女峰摇晃着,心下盘算着下一步。

????“已经是依靠最简单的手法让她四次接近高潮,有了这四次的铺垫,第五次只要手法得宜,必能取得满意的收获,只是这第五次该用什么手法才好呢”

????楚天阔略显迟疑,可手上的动作却丝毫不受影响,催情的手法依旧是像潮水一般一浪接一浪的朝着虚夜月这个娇娃使出,无有间歇。

????其实老君真传虽得道门真传,可近乎千年的传承,也慢慢积累了无数驭女手段,其中不乏激烈手法,使出来即使是陈玉真这样久经调教的媚女也未必能够承受的,若用在虚夜月身上必然能够使她臣服,这也是楚天阔有底气拒绝陈玉真的底气所在。

????可楚天阔却不满足于此,他想的是彻底征服眼前的俏娇娃,让她不仅能像臣服的性奴一般任自己享受,更保留原有的心性成为自己可靠的助力。

????为达成这目标,自然不能使用太过粗暴激烈的手段。

????“啊”

????少女的一声尖叫,将楚天阔的思绪拉回。

????此刻,少年怀中的虚夜月早已在楚天阔的巧妙手法下陷入无尽的欲火折磨中不可自拔对方轻重相间的手法虽然隐隐令人疼痛,可这种冲击却很容易对未经过人事的少女娇躯造成巨大的冲击。

????平日里锦衣玉食的虚大小姐哪里想过向来被人众星捧月的她会有这样的一天,即使偶尔想过有一天寻得如意郎君也必然是举桉齐眉相敬如宾的幸福生活,可当下少年的种种举动,不仅对她的肉体造成鲜明的冲击,更对她的精神造成巨大的打击。

????可这种身体的快感和精神痛苦的双重感官刺激下,最让人无法抵抗。

????更可恶的是少年总是很好的控制着节奏,不断让少女积累着无处宣泄的欲火快感,借此让少女的身体产生屈服感。

????楚天阔的计划似乎快达到目的边缘,虚夜月雪白的肌肤早已变得通红,而俏脸、额头乃至玉颈处的细腻肌肤上已是汗珠点点,显然身体已到极境,可楚天阔却总在最后关头不让她登上顶峰,这种滋味简直要把人逼疯。

????可虚夜月岂是普通女子,天生异禀的她低声娇喘承受着潮水般涌来的快感,依旧不见屈服姿态。

????“虚大小姐果然厉害,居然能坚持到现在,真是让我大开眼界,若是庄大小姐只怕早已求饶了。”

????见着虚夜月依旧不肯求饶的模样,楚天阔又双指狠狠夹着少女乳头往外拉扯道。

????“痛”

????虚夜月像是受伤的小兽无助哭喊道。

????“其实你不用那么辛苦的,只要你答应做我的性奴,我就让你得到解脱。”

????楚天阔再次诱惑说道。

????“呜你休想”

????虚夜月似是用尽最后的力气说道。

????“没关系,长夜漫漫,我们有的是时间,你一定会答应的。”

????楚天阔自信的说道,“不过现在我还是让大小姐先发泄一下吧,可不能让你憋坏了。”

????虚夜月神识虽是浑浑沌沌,却也感觉有什么不得了事情要发生,流着泪无力抗拒道:“不要”

????只见楚天阔神态变得凝重起来,小心翼翼的将彷佛柔若无骨的虚夜月翻过身来扶正,让她与自己对立。

????看着面若桃花,早已是娇喘动人的虚夜月,楚天阔暗暗被对方此刻的神态所惊艳到,此刻的虚夜月媚态天成,即使一动不动,也能让天下男人发狂,更何况少女的娇喘声就像是最有效的媚药,即使楚天阔有心也无法遏制自己内心喷涌而出的欲火。

????楚天阔不敢迟疑,双手扶着虚夜月的双臂,毫不犹豫的亲吻上少女的双唇,此刻虚夜月恍惚之间轻易就被少年攻破防守。

????而少女的津液就像是解药一般舒缓楚天阔汹涌的欲火,楚天阔灵台顿时一片清明,不由大喜,知道自己这前所未有的感觉,乃是佛家寂灭和道家出窍的境界,不由再次感慨到:“唉,这虚夜月真不知是不是我的福星,因为她我竟然一而再的突破武学关卡,若真能收服她,说不定真能成就一番大事。不过,真要驾驭她也不容易,她对我的吸引力也远超估计,此刻虽然勉强能够抵抗,可要是一不小心真有可能失败,当下还需小心谨慎才是。”

????心念既定,楚天阔一改刚才霸道模式,转而温柔带引,虚夜月似是有所感受,迷迷煳煳之间任由对方施展,渐而竟是不自觉配合起来。

????“先人有云威不可无有,而不足长恃,果然是至理名言,这天下的女子都是贱骨头,对她百般示好只是自取无趣,反而对她各般凌辱后施舍少许温柔更能慑服对方。”

????楚天阔暗自想着,可行动却丝毫不受影响,一边温柔的继续和虚夜月亲吻着,一边双手改为抓着少女的酥胸,用力揉捏着。

????原本迷失于亲吻间的虚夜月一下间被惊醒三分,只可惜此时的她早已沉溺于欲火中不可自拔,仅仅是流着泪本能般微微挣扎了两下,可却逃不脱,竟是不自觉抬了抬身子,让少年玩得更顺手些,好减轻胸前传来的痛苦。

????楚天阔此时神志正处于前所未有的清明状态,岂能不发觉虚夜月的微妙动作,心下大喜,虽然知道这可能只是少女本能动作,却也知道这预示着什么,于是奖励式的放轻了双手的动作与力度,改为爱抚的手段来。

????感受到对方的善意,虚夜月混乱的意识本能的也跟着响应,似乎已是妥协想寻得更多温柔对待一般。

????见此,楚天阔自然知道该如何应对,自是拿出十二分的温柔本事来,让眼前的虚大小姐更陷入欲罢不能的境地。

????“时机差不多了。”

????楚天阔暗忖道,也不理会虚夜月,毅然停止了亲吻,将怀中的佳人又一次反转,背靠自己胸怀,调整着怀抱姿势。

????骤然被停止了动作的虚夜月像是离开了水的鱼儿,竟然不满的用鼻音哼了哼,楚天阔见状,自然是心中欢喜,想到:“这大小姐果然是极品,本能的一举一动之间尽是天生懂得勾引男人,待我征服她,再慢慢发掘。”

????“小淫娃,好好享受主人带给你的快乐吧。”

????楚天阔在虚夜月耳垂边亲吻说道。

????说完,左手从穿过虚夜月的左腿下方将之抱起,让其对折一般紧贴少女身躯左侧,姿态就像开恭上厕所的小女孩一般,右手则稍微用力掰这右腿,让少女下身以羞耻的张开姿势呈现在自己身前,好更方便自己的玩弄。

????“真不错,不愧是天生的小淫娃,换做寻常人可不能像大小姐你这般适应这姿势。承认吧,你生下来就是要被我这样玩弄的,这是你的命”

????楚天阔气焰嚣张的说着,左手还示威式的用力揉着虚夜月的左奶,右手则是反复掰扯着试图合并的右腿。

????此刻的虚夜月早已是悲痛欲死,哪里还有气力发话,只是不认命的不断做着无用挣扎。

????楚天阔见状,只得右手也是抱着虚夜月右腿固定开来,让少女彻底无法抵抗,然后得意的威胁说道:“乖,认命吧小美人,你要是听话,我就只是这样玩你,要是还不听话,我可是要动真格了,我保准你十个月后成为这个世上最美丽的母亲。”

????“我我才不要呜呜”

????虚夜月闻言顿时一惊,终于放弃了挣扎,口中无力哭喊着。

????“这样好了,我们定立一个契约。”

????楚天阔满意的放缓动作,穷图刃现道:“你若是答应做我的性奴”

????“休想我才不要”

????虚夜月毫不犹豫拒绝道。

????“我就答应你,只要你不求我,我就不破你的身子”

????楚天阔缓缓的开出自己条件来,虚夜月闻言不可置信的呆了片刻,才止住泪水不知所措道:“你我”

????深谐人性的楚天阔知道溺水的人是不会放过任何一根救命稻草的,此刻自己开出的条件不可不谓丰厚吸引人,他不愁身陷绝境的虚夜月不上钩。

????虽然看不见怀中佳人的神情,楚天阔却也知道对方此刻正陷于天人交战的犹豫中,也不催促,而是双手抱着虚夜月大腿张开,让这位大小姐以最羞耻的方式被自己抱着,而自己却任意的在少女的柔腻的双乳上肆意揉搓。

????“痛”

????虽然陷于沉思,虚夜月依然不自觉的似是求饶说道。

????“那这样好了,主人再退一步,答应月奴你,只要你,还有庄青霜两个人,不同时求我,我就不破你们身子。”

????楚天阔似是大方提高条件说道,同时手上的动作也更加大了力度,在无声之间逼迫虚夜月做出决断。

????“嗯,想要我求你破我身子,简直痴心妄想更何况姓庄那妮子可是比我还更要脸面,想要她求一个淫贼绝不可能。若是他真的信守承诺,就算定立契约也算是个缓兵之计。”

????虚夜月想到自己当下状况,也只能无奈应下。

????未等她开口,楚天阔低头一边亲吻少女的耳垂,一边又承诺道:“而且,我还答应你们,只要你听话,好好做我的性奴,我不破你身子,一年后还放你离开。”

????“当真”

????虚夜月瞪大双眸问道。

????“嗯,只要你听话,做好性奴的本分,那主人就不会欺骗你。”

????楚天阔依旧是略带得意的说道,临尾又正色补充说道:“可如果是你违约,不听话,可就别怪我违誓。”

????“啊,轻轻点”

????虚夜月没有答应,心底却已然默应,可女孩家却如何说得出口,只能答非所说转而求饶道。

????心里既然是已接受条件,虚夜月心理也就默默发生变化,原本羞于出口的求饶话语,已不再是不能言。

????楚天阔自然明了一切,知道此刻眼前的佳人已是接受自己开出的条件,却因为脸皮而不肯正面答应,哪肯如此默认下来。

????他如此大费周章,无非意在进一步削减虚夜月的抵抗心,用一个虚假的希望换取对方当下的一定退让与驯服,以温水煮青蛙的方式彻底让眼前佳人沦陷。

????这就是楚天阔的筹谋,而一切关键,就在双方主奴关系的确定上。

????像虚夜月这样高傲的大小姐肯开口承认双方关系的一刻起,就证明她可以被攻陷,而亲口承认能加深少女的屈服性,更有利于后期的征服。

????“不愧是鬼王府的大小姐,够硬气,宁死不屈”

????楚天阔故意露出气急败坏的样子来,恶狠狠道:“既然你不肯开口答应,我只能将你先奸后杀,然后再将你赤身裸体挂于南宁城上,再写上本少爷的大名,让天下人都知道本少爷的本事好了”

????“不要”

????虚夜月被楚天阔的恶言所吓到,想到自己若是真如对方所说,不仅自己受屈,还势必拖累自己爹爹的名声,不禁心中凄苦,却无可奈何说着:“我我我”

????“我什么我,本少爷的耐性可是有限。”

????楚天阔又加把火催促道。

????知道避无可避,虚夜月咬牙应到:“我答应”

????听到对方松口答应,虽早知道不出所料,楚天阔心下窃然暗喜,嘴上却依然不肯罢休追问道:“答应什么不说清楚,我可不认账的”

????“你”

????虚夜月羞怒无语,事已至此对方依然不依不饶,显然是要自己屈服。

????若是往日自己是绝对不可能应承的,可在对方的折磨下又听到承诺和威胁,虚夜月所剩的抵抗之心渐渐被消磨的所剩无几了。

????“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骗我”

????虚夜月在楚天阔的揉搓下,做最后的挣扎道。

????“只要你乖乖听话,我是不会骗你的。要知道行走江湖,最重一个信字。”

????楚天阔信口胡言道,这样的话放在平时,鬼才会信。

????“更何况,我还打算征服你,让你做我最忠心的性奴呢,怎么会骗你怎么,是不是害怕自己经不起考验,最后求我破你身子”

????楚天阔心知虚夜月当下状态已是神志混乱,趁热打铁的说道:“当然,你还有一个选择,就是配合我,征服庄青霜”

????当楚天阔犹如恶魔一般提出祸水东引的新提议时,虚夜月原本就屈服的内心又生出了几分希望,想到:“是啊,让这个淫贼去坏姓庄的贞操去,反正她也是天生媚骨。哦,不,我虽然和她不和,却也不能如此卑鄙,可若不让这该死的小贼去祸害姓庄的,我又怎么办”

????陷入内心交战的虚夜月,嘴里虚弱的发出娇喘声,只觉难以作出选择。

????“怎么,平日威风凛凛的虚大小姐何时变得这么扭扭捏捏。若再不应承,可别怪本少爷替往日那些被你玩弄的男子报仇雪恨了”

????楚天阔终于有些不耐烦说道。

????“我,我答应”

????似乎感受到对方的不耐烦,虚夜月内心莫名的感到一丝恐惧,只能委屈的应道。

????“说清楚一些。”

????楚天阔语气平澹,却包含压迫感的说道。

????“呜呜你还想怎样”

????虚夜月负气含怒说道,平日里她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

????“我、说、让、你、一、字、一、句、的、说、清、楚”

????此时占尽上风的楚天阔哪里还会留情,势要让虚夜月这个娇娇女彻底服输道:“我数三声”

????“一。”

????“二”

????楚天阔毫无波澜的数道。

????“噢,我说我说还不行嘛”

????溃不成军的虚夜月只能惶急说道,楚天阔在她双峰上肆虐的双手早已再一次将她逼至顶峰边缘,此刻的她哪里还有多余的心力讨价还价,只能认命一般羞怯的说道:“我愿意做做,做性奴啊,不要”

????楚天阔心下大感满意,嘴上却还不满足说道:“不行不行,要说的更清楚一些。”

????他想看看眼前的娇娇女究竟臣服到何种地步。

????虚夜月虽然有点明白对方意图所在,却也无计可施,既然已经选择了,就只好顺着对方的意继续走下去了。

????“我”

????“说清楚点,是谁”

????“我虚虚夜月愿愿意做做性奴”

????“还是不对,愿意做谁的性奴”

????“我,虚夜月愿意做楚天阔的性奴”

????在连续的追问下,虚夜月终究认命一般的安装楚天阔的意愿,完整的许下承诺。

????“哈哈哈,不错,真乖。”

????虚夜月最终完全按照自己的意愿而言,楚天阔满意的笑着停下动作称赞道。

????虚夜月哪还有余力理会楚天阔,抓住对方动作停止的时间,自顾自喘着气,不放弃的试图尽快平复体内的快感。

????楚天阔自然知道对方的打算,却毫不在意,时至此刻,一切节奏都是按照他的计算开展,接近五次的高潮而不得,楚天阔可不信虚夜月这样的雏儿能抵抗的了,估摸着对方应该到极限边缘了,心力反而挺佩服对方的心志,在这样的情况下还不放弃。

????“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疼爱的月奴了。”

????楚天阔不在意出言逗弄说道:“你有今天的下场,只怪你自己往日做下的孽,想你在南明京师内捉弄了那么多男子,如今老天爷就要罚你做我性奴偿还,果然是天道轮回、因果循环啊”

????虚夜月一震,心下又一次不自主游疑想到:“难道这真的是命”

????楚天阔知道自己的说辞必然会不断削弱虚夜月的心理防线,所以才会不厌其烦的出言挑衅,“是的,我要代替天下的男人惩罚你,接受你应得的惩罚吧。”

????不断强调此刻自己所作所为的理所当然性,也是为了让怀里的佳人接受自己,服从自己。

????见虚夜月还是毫无回应,却又想到此时对方已是屈服模样,淫性大发,毫不怜惜的朝着对方左边挺立的乳头,狠狠的咬了一口,痛得虚夜月眼泪直涌哭道:“淫贼你做什么”

????看着虚夜月酥胸上留下的齿印,楚天阔似笑非笑说道:“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性奴,我自然是要在你身上留个印记。记住我们的约定,若是你敢不听话,可别怪我爽约知道没”

????“知知道”

????看着虚夜月气愤、无奈,却又无力反抗,含羞忍辱回应的模样,楚天阔内心得意之色达到顶峰并充斥全身,只觉得自己全身毛孔一刹那间都愉悦的张开一般,体内真气竟然自己流转起来,与外界产生某种有规律的共鸣。

????“终于突破了本门功法的难关,而如今又骗取了虚夜月立下契约,当真是双喜临门”

????楚天阔虽是满心欢喜,却没有空隙细想,又把注意力放回眼前虚夜月的身上。

????“既然你已经认主,主人接下来就好好教教你如何做一个性奴,不过在此之前可是要让你泄下身,免得憋坏了”

????楚天阔露出一副我是为你好的表情说道。

????“你说过不破我身子的”

????虽说立下契约成为了名义上的性奴,虚夜月却还是为了保存自己处子之躯,听到对方的话语难免心惊,尖叫喊道。

????“放心,我只是用手,不过你可要乖乖的,不要压抑自己,早些完事,我还要去处置庄大小姐呢。”

????楚天阔保证说道,同时也不忘提起庄青霜以期望获得虚夜月的信任。

????“那说好的只能用手”

????虚夜月也到了忍受的极限了,扭捏的说道,临了又补充道:“还有能不能放过庄庄”

????楚天阔哪会想到虚夜月竟会提出这样的请求,一时之间也有些摸不透情况,原本以为庄虚两人不合,正打算用此关系大做文章,谁想到关键时刻,虚夜月竟然帮着对方求起情来,这样一来只怕再难以利用庄青霜来刺激虚夜月了。

????想到此,楚天阔不禁有些气恼,自己的打算毫无由来失去了一张王牌,更可恼的是自己又想不清这里面缘由,这可谓是双重打击啊。

????如此再看眼前怯生生等待自己处置的虚夜月,也觉得开始少了点什么,心火不由暗生,可脸上却仍旧努力保持平静随意道:“哦,什么时候月奴和庄家大小姐成了知交好友,竟在这样的关口还想着对方。”

????嘴上问着话,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止楚天阔调整好少女的姿势,让虚夜月仰卧着,自己左手将少女的右腿微抬放置自己的左肩上,右手则将少女左腿微微拨开,少女的美丽身躯顿时完全暴露在他的面前,看的楚天阔一阵目眩。

????“你做什么”

????虽然做好心理准备,可此刻的姿势实在是让少女感到无比的羞耻。

????楚天阔岂会理会对方,在他心里巴不得用更羞耻的手法玩弄眼前的少女,只是怕对方一时难以接受,绝了自己彻底征服的机会才作罢,此时忍了许久,又怎会轻易罢休。

????“别乱动,你再不泄身,不仅对你身体不好,说不定还会让你染上淫瘾”

????楚天阔吓唬说道。

????他早看出对方虽然家学渊源不凡,可男女之事确实不通,此刻自然是一通吓唬。

????虚夜月果然分不出真假,听到对方先是为了自己身体着想,又骗说会染上淫瘾,联想到此前自己的表现自然不敢再多说什么,只好偏过头去,任由对方施为。

????看到对方默认的模样,楚天阔不忘称赞道:“这才乖”

????说完左手抚摸着扛在肩头的虚夜月大腿外侧,右手则轻抚着少女细腻的大腿内侧,左右开工下,虚夜月很快又轻轻颤抖起来了。

????感觉时间差不多了,楚天阔又将手移到虚夜月的双峰上。

????对于这对宝贝,楚天阔可是十分的喜欢,在他的把玩下,柔软却富有弹性的少女峰在他手中不断变化着各种形状。

????“月奴,你这对宝贝也不算很大,想来平时也没怎么好好利用,不过遇上了主人我,以后定让它们不得空闲。”

????楚天阔笑说着,又看到少女左边留下的澹澹牙齿印,忍不住用手指轻轻画圈抚摸,问道:“怎么样,还疼么”

????简单的一句话,顿时让虚夜月内心激起涟猗,可此刻的她却哪里愿意开口,只是轻哼了一声,依旧是不理不睬的模样。

????“左边既然有一个,那右边岂能少,让我再给你加一个”

????说完楚天阔笑着张嘴一口咬住少女的右乳。

????虚夜月一听,俏脸吓的雪白,哪里再忍得住,口中呼喊着:“不要”

????挣扎了起来。

????只是她此刻哪里反抗得了,楚天阔也不理会,只是轻轻用牙齿轻啜住虚夜月张红的乳头和雪白的乳肉处,接着或是用舌头轻舔,或是用牙齿轻咬外扯,却也没真下重手,只是如此没两下,就弄的虚夜月娇喘吁吁,无力挣扎。

????“嗯,你别吸噢别舔啊”

????虚夜月凌乱的低喊道。

????楚天阔专心致志玩了好一会虚夜月的奶子,才满足的放开,看着虚夜月媚眼如丝,呵气如兰的样子,知道差不多到重头戏了,得意笑着说:“接下来,就是下面了。”

????虚夜月也知道即将发生什么,可是此前积累的情欲快感早已到了不可压抑的地步,以至于她的神智都变得紊乱不堪,此刻只能喃喃重复着:“不”

????楚天阔哪管那么多,左手又玩起虚夜月的奶子,右手已是伸向虚夜月下体神秘的溪谷,这回不用再克制,轻抚玩弄了片刻,便不再犹豫将中指慢慢伸入溪谷玉穴内。

????不同之前的突袭,这回的造访势必要长驱直入,全面探索少女最宝贵的秘境。

????怀着激动的心情,楚天阔慢慢的将中指探入。

????“啊”

????随着少女尖叫声,才入半指已觉得少女秘道狭窄难行,彷佛少女秘道内四面八方层层迭迭的肉壁突然逼过来裹着他的手指,不再让他能轻易突进,片刻后又微微震动了起来。

????遇到这样奇特的情况,楚天阔不惊反喜,虽然他早就猜测像虚夜月这样天生媚骨的女子,必然身怀名器,之前匆匆挑逗没有细辩,此刻才发现虚夜月所有的正是名为“乳燕双飞”

????的名穴。

????依照门派先人记载,身怀这种名穴的女子,一旦动情起来,下体的秘道软肉就会包住男子阳根震动,尤其是左右会如鸟扇两翼发力,彷如振翼而飞,寻常男子遇上往往容易一泻千里。

????“哈哈哈,是乳燕双飞,没错,是万里挑一的名穴乳燕双飞没错”

????虚夜月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只见对方像是发现了什么宝藏模样,还没来得及弄清楚,就被少年的再一次动作所刺激得魂飞魄散。

????知道少女身怀名穴,楚天阔自然不敢等闲待之,原本小心翼翼地手指犹如灵巧的小鱼一般上下打摆,在争取了片刻拓宽秘道的机会后,楚天阔勐的一用力,整根手指便完全的末入少女秘道之内。

????“噢”

????虚夜月再次被刺激得高声呼喊,从未有人进入的少女秘境终于被人攻陷,可未等楚天阔再有动作,少女的秘道就以更紧凑的态势不让侵入者有动弹的机会,“我的天,寻常人哪里享受得了,只怕还未完全进入,就要半途而泄。这乳燕双飞果然厉害,只不知道其他名穴又是如何。”

????楚天阔暗自寻思道,却也不太担忧,寻常人遇上虚夜月这样的名穴固然无计可施,可对专于双修者而言,这就是无上的机缘。

????收摄心神,楚天阔再次开展攻击,只是这次却是采取全面出击,左手使用催情手法揉搓着少女的一边酥胸,嘴巴也不甘空闲的咬住另一边酥胸开始吮吸起来,而最关键的右手不仅慢慢尝试抽动起来,更不时的用拇指轻挑少女玉穴端变得肿大的相思豆。

????“快停下啊好难受”

????虚夜月在楚天阔的玩弄下,当真是魂飞魄散,七魂不见了六魄,余下只懂得发出撩人的迷乱呻吟。

????“哦,停下你确定”

????楚天阔犹如恶魔一般邪恶的问道,随即真如虚夜月要求那样停止动作,笑着看着对方。

????这样一来,反而是在高潮边缘的虚夜月忍受不了,溃散无神的双眸无助的望着楚天阔,彷似哀求着什么。

????见到虚夜月这副模样,楚天阔玩心又起脱口道:“你想要吗你想要你就开口啊,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想要呢虽然你很有诚意的看着我,可是你还是要跟我说你想要啊”

????“你呜呜,人人家都这样了,你还欺负人家。”

????虚夜月哭泣道,之前所受到的委屈,此刻完全爆发出来,一时之间哭得梨花带雨,惹人爱怜。

????见美人这副模样,楚天阔又不是寻常铁石心肠的淫贼,哪里还受得了,陪笑道:“好好好,我来也”

????话语甫落,把浑身酥软的虚夜月一扯抱入怀中,又让虚夜月坐在自己大腿上靠着自己,一手环抱着虚夜月,从腋下伸了出来握住她的酥胸,另一只手继续在少女双腿间艰难而缓慢的抽插起来。

????随着动作,虚夜月很快就“咿咿呀呀”

????的低吟浅唱的起来了。

????看着艳冠南明京师的天之骄女逐渐沉沦的模样,楚天阔这回不再故意停手,而是小心的调整着自己的手法,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给眼前的佳人留下一个毕生难忘的的第一次高潮。

????而这会成在少女无懈可击的心防上留下一个小缺口,成为日后调教的突破口。

????“啊,痛”

????虚夜月轻呼一声,微皱起可爱的柳眉。

????“我太用力了吗”

????楚天阔轻吻着对方的侧脸,手指却在少女秘道内轻妍慢磨,感受着少女秘道内早已湿润不堪的泥泞,每一次抽插都被少女无意识的紧密的包裹着发出噗嗤声,虽然只是一根手指,可却在少女两股之间越插越深、越插越快,顿时之间少女声不成调,随着噗嗤噗嗤声,回响在芙蓉帐之间,久久不绝。

????“舒服吗小淫娃,记住这种感觉”

????楚天阔又再次施展魅惑之音,只不过这回虚夜月成了待宰的羔羊,怯生生间在楚天阔的施为中,无比深刻的感受着自己的第一次。

????最终,在楚天阔最后的抠挖下,虚夜月一声细长的高呼后,一阵从未感受过,也无法用言语描述的极乐销魂感从双腿之间,如雷电一般向四肢扩散开去,化作一股激流涌出体外,更为让她羞涩的是楚天阔恶魔般的魅惑魔音不断的在耳边侵扰着她,让她对人生的第一次高潮有了更细微的的感受,这一刻的快感已深深的印入了她灵魂深处,只怕她再也无法忘记。

????楚天阔微笑着将被打湿的手指伸到鼻子下嗅了嗅,丝毫没有寻常少女的骚味反而有种澹澹的清香味道,笑道:“小淫娃,看你喷的,还不承认自己的淫荡本性么。”

????“来,尝尝自己的味道”

????楚天阔看着虚夜月这个绝世娇娃终于在自己摆弄下,完成了人生的第一次高潮,心里的成就感只觉得无比的兴奋,心念一转命令道。

????只是虚夜月不知是沉浸于性爱高潮后的余韵中不可自拔,还是羞愧的无颜回应,只是小嘴一张一闭的在那喘着粗气,丝毫不理会。

????楚天阔见了,微微不喜,心里冷笑道:“事到如今,还怕治不了你么,就让你看看小爷我的本事。”

????楚天阔不再多言,将手指的少女淫液涂抹到少女火烧云一般的俏脸上,用冰冷的语气说道:“既然你不肯乖乖的听话,那本少爷可就不客气了。”

????一双手又再次握住少女的酥胸开始抚弄起来,没弄两下,已经让虚夜月娇躯轻颤。

????虚夜月无力哭泣着,虽然她还试图抵抗,可内心早已开始绝望,只是出于少女的矜持才强忍至今。

????如今在楚天阔的来回不停的玩弄下,她又开始感受到一股异样的刺激从身体里冒出,带着一种熟悉而又陌生的瘙痒感觉又悄然升起,她只觉的自己的酥胸像是有千万只蚂蚁在不断的爬动,那种难受中又略带快乐的感觉,让她又羞愧又迷茫,甚至产生想要迎合对方的冲动感。

????感受虚夜月越来越厚重坚挺的双峰,楚天阔邪笑着低下头,左右开弓轮流的攻击着虚夜月的奶头,每一次都让虚夜月的娇躯都像是被电击一般产生一种剧烈的颤栗感,她拼命想要压抑呻吟的冲动,可这样她的气息就不自觉变得沉重急促起来。

????少女的理智和身体的本能在楚天阔的引导下在虚夜月的身上不断纠缠,让她在煎熬中无法拒绝楚天阔带给她身体的羞愧快感。

????“放弃无谓的抵抗,享受我带给你快乐吧”

????楚天阔的魅惑魔音逐渐让虚夜月脑海中开始产生放弃抵抗的念头来:“啊,他让我好舒服啊,我还是还是不要抵抗了吧”

????“不行,我怎么可以这样,我才不会向这个死淫贼屈服呢我不能就这样认输,不行,不行”

????虚夜月在关键的时候一个激灵又恢复了三分的清醒和理智来,她勉励压抑起体内如海潮般一波又一波高涨的欲潮,刚要开口,楚天阔竟然从少女的双峰一路亲吻向下,最后双手撑开少女的双腿竟是埋首双股之间,对少女溪水潺流的溪谷玉穴先是轻吻,继而用舌头扫动攻击,虚夜月顿时如遭雷击,脑海一片空白起来,浑身开始剧烈颤抖,旋而又变得瘫软起来,檀口发出一声高亢娇脆的吟叫:“呀”

????听着少女的尖叫声,埋首少女身下的楚天阔只觉得受到莫大的鼓励一样,口舌攻势越发肆虐起来,一下间让少女又“咿咿呀呀”

????不成声调来。

????虚夜月虽然未经人事,对男女间的情欲却也非半分不懂,尤其是房中术,因为体质特殊的缘故,虚若无早有意无意让他的七夫人暗中传授,只是七夫人虽精于房术却教的克制隐秘,以至于虚夜月只是一知半解,却还暗以为通晓。

????如今被楚天阔如此玩弄,只觉大大颠覆以往所知南明向来儒学昌盛,男尊女卑之势大行,所以七夫人所交更多是女子服侍男子的技巧,她私下偷看之书也从未有眼前少年如此方式。

????如今楚天阔竟然使出魔门中人也早已抛弃的口舌秘技来,对她的冲击自然是无与伦比的。

????这种冲击,是心理与身体上的双重震撼所带来的。

????虚夜月只觉得天旋地转,人生过往的所有观念都在这一刻被瓦解,脑海中只剩下一个念头:“他怎么可以这样”

????或许别人不知,但楚天阔却熟稔虚夜月高傲性子下其实是不为人知的寂寞与无奈,她虽生的美貌聪慧,却始终是一个女子,在如今的天下,即使风气最为开放的北唐,女子也是依附于男子之下,更莫论风气最严谨的南明了。

????所以虚夜月向来以男装打扮,便是无言的反抗,可她内心又明白自己所作所为只是掩耳盗铃,她最终是要像所有的女子一样嫁人为妻。

????把握住虚夜月这种矛盾的心理,让楚天阔相信只要自己努力总能寻找到突破的机会,而一切似乎正按着他的设想进行着。

????虚夜月只觉得楚天阔的舌头无所不至的在自己的身下挑逗着,并听到对方赞赏道:“簌簌不愧是名满天下的月奴簌簌下面的处女穴果然和你的小嘴有得一拼簌簌都是那样的香甜啊簌簌”

????“呜呜你快停下来不要啊我不要呜呜”

????虚夜月终于有些崩溃哭喊道,绝世无双的脸蛋已是泪眼朦胧,让人看了不禁心痛。

????可无论虚夜月如何哭喊挣扎,都无法逃脱,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她只觉得自己的心脏似乎被顶到了喉咙肿,这时,之前出现的那股极乐快感又勐的充斥她的全身。

????虚夜月不自然的倒吸一口冷气,无法自控的双腿收拢,却因为楚天阔的缘故而无法并紧,只能如八爪鱼一般紧紧绕住楚天阔的头,似乎想要阻止对方的动作,又像是想要让对方能更深入一些。

????就在这时,一股汹涌的快意无可阻挡的从自己下体喷射而出。

????失去意识的虚夜月只觉得下体止不住的向外流淌着潺潺的细水,而她小嘴“嘶嘶”

????的抽着冷气,眼泪也已经停止,娇躯犹如松软的面条一般散开。

????而楚天阔犹未罢休,竟趁机勐的一吸,竟然将少女带有香气的淫液吸了不少在口中,然后邪笑着将头一抬,又吻上了早已是酥软不堪的虚夜月,将少女的淫液全数送往虚夜月的小嘴里,强迫她喝下。

????当然,楚天阔没有停下双手的动作,依旧是温柔的爱抚着虚夜月高潮过后的身体,心中暗自得意道:“即使你再反抗也没有,身体是最老实的,当它习惯了玩弄与爱抚,就会不自觉的记住这种感觉,最后慢慢臣服,也不例外”

????望着眼前犹如待宰羔羊的虚夜月,楚天阔再次幽幽说道:“无论你现在嘴上说的多硬气,但你的身体反应却拒绝不了我,也骗不了人。只要我愿意,现在就可以占有你。所以反抗是徒劳的,乖乖听话,才有好下场,再有下次,就不要怪我撕毁约定”

????说完,楚天阔的吻犹如雨点一般落到她的俏脸、眼睛、鼻子、耳朵还有玉颈上。

????虚夜月顿时不能自制的颤抖和呻吟起来。

????当楚天阔停止攻势时,虚夜月早已娇柔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