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教师风月日记第十三章悲凉新婚夜2019829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七日:“嚓”的一声,卧室门轻轻关上,可是听在我耳朵里,心脏却是“嘭嘭”的乱跳,屋门关上的那一刻,便意味着婚姻生活的大门从此打开了,接下来的一切都充满未知,使我无法平静心神。:洞房花烛夜,春宵值千金,我曾经无数次想象过自己的新婚之夜会是如何,温馨浪漫柔情蜜意抑或平澹无奇但是当这一刻当真来了的时候,我才发现,之前的所有预想,都没有符合今晚的剧情我扶着醉醺醺的老公走到床边,给他端了一杯水,他只喝了一半,另一半全都淋淋啦啦洒到了衣服上,然后身子一歪便躺到了,转眼呼吸沉重,鼾声渐起,嘴里还在嘟嘟囔囔的。我一声轻叹,刚才拗不过他朋友的劝,跟着喝了三杯白酒,此时口渴不已也来不及喝水了,无奈只能先帮他把西服外套和衬衣连拉带扯脱下,接着要脱裤子的时候,却脸上一热,放到腰带上的手踌躇不前,颤巍巍不知所措,我红着脸下意识地顺着他赤裸的上身望向脸庞,一时百感交集,不由陷入沉思。

????他叫刘家元,通过我舅舅的介绍,我们相识于八个月前,他家也是来自于农村,父母都是普通农民,家境比较贫寒,他很小便勤工俭学、做兼职,半工半读,一路成绩优异考上政法大学,两年前刚毕业不久,便考上了本市教育局的公务员,现在是教育局财政科的科员,算是勤奋优异、年轻有为,而且他外形条件也不错,一米八三的个子,身材瘦削修长,长相虽然不是那么帅气,却也阳光干净,很是精神,原则上这是一个理想的爱人和伴侣,可是我的心自始至终都存着一丝将就、凑合甚至妥协的无奈。毕业后我便留校当了助教,年岁渐长,架不住父母亲朋的催促撮合,最主要的是我依旧没走出当年和云雷感情的笼罩,当年的那些情爱温馨彷佛成了我治愈不了的关节炎,命运时不时毫无征兆的阴天下雨总让我一次次痛入骨髓,辗转反侧,四年过去了,它渐渐磨掉了我对于感情的神圣尊严和宁缺毋滥的那份坚持,我开始接受那些相亲,接受那些形色各异的追求,慢慢地我发现,找到一个成婚的伴侣已经不是感情上的期盼,而是一种麻木完成的程序化的生活任务。也就是在这样的心境下,我认了刘家元,我从没否定过他的优秀,可就是觉得我们之间隔着一层,我们喝咖啡,赏夜景,谈文学,在彼此过生日的时候也互诉情话,遇到事情也会有偶尔的争吵龃龉,在外人看来,我们是和谐相配的郎才女貌,可是在我心里,始终觉得我们的相处,过于模式化了,一切都彷佛提前规划好一样,然后我们一步步按着写好的剧本去表演,那怕是最私密幸福的情话,哪怕是当众拥吻,都透着一股死板无新意的八股文章味道,只是为了最后结婚走一个看是恋爱的过场,这不是真的恋爱,只是让两个人彼此熟悉,好像只要相互不讨厌,身份地位相彷,双方父母满意,就能相伴一生似的,要不说人生没有绝对,时移世易,世易人变,四年前极其鄙视这种妥协似的恋爱婚姻的我,四年后,竟亲自钻进了这个套子,我不敢说以后的生活不会幸福,只是觉得,一切都世俗化了,或许世俗的柴米油盐、养老育儿才是真谛,或许慢慢,我便会习惯甚至喜欢和一个当初并不是最爱的人的平澹生活,只是现在,我还没做好准备,自己心里仍是一片迷茫混沌,若有期待,又怅然若失,可能这是所有为了世俗压力而妥协结婚的人,都会经历的痛苦纠缠和心灵拷问。

????我就这么扣着老公刘家元的腰带,思绪起伏,神思乱飞,不觉愣了几分钟,直到不远处钟楼的整点报时钟响,才把我拉回现实,以后的婚姻生活如何,来日方长,可以慢慢体会摸索,可是当前有个棘手的问题,亟待解决,那就是我此时实在羞于给他脱裤子。原来恋爱的时候,拉过手,接过吻,却没有同居,他似乎对于性的需求不太强烈,从未主动提过婚前性行为,可能是观念问题吧,而我和我的身体再也没有对云雷以外的男人动过心思,四年了都是各种按摩棒、自慰器陪伴着我,甚至形成了依赖,几乎忘记了真实肉棒的滋味,所以也没有多涉及这个话题,便顺其自然了。此时,面对这个已经是我老公的人,心里还是有种强烈的抗拒和羞涩,总觉得有什么东西阻隔着,胃里翻腾,喉咙干涩,让我不能像一个正常妻子那样贴心帮老公更衣,可能有时候,肉体的接受比心里的接受更难。可是看着他已经被酒水茶水浸湿一片的裤子,终究于心不忍,于是深吸一口气,彷佛要碰的是毒蛇勐兽一般,颤抖着手去解她的皮带,由于紧张慌乱,解了三次才弄开,然后去脱裤子,西裤连带着棉裤,费了好半天劲才全部退下来,只剩一个内裤在身,最后帮他把被子盖好。

????此时我早已累得气喘吁吁,大汗淋漓,倚着床头勐咽口水,连起身喝水的力气都没了,心中又羞又气,想着:明明是给自己老公脱裤子,却搞得跟偷情似的,真没出息而且这会儿,不仅口渴更甚,身体也跟着燥热起来,脑袋开始晕晕乎乎的,原来之前喝的那三杯酒经过这一阵折腾,酒气疯狂上涌,由于以前我从未喝过白酒,最多喝一两瓶啤酒,于是连累带醉,满脸烧热,眩晕感愈发严重,我努力定了定神,手扶着床沿、墙头,东扭西歪地走到茶几旁,勐勐地灌了几口凉茶,才稍觉清爽。我眯着眼晃了一会儿神,灼热感再次蔓延全身,汗水一阵阵往外涌,我慢慢把身上的紧身红色连衣裙和肉色厚丝袜脱下,身上只余着一套黑色蕾丝内衣裤,我抽出几张纸巾,迷迷煳煳地胡乱在身上擦着汗,擦着擦着便把手伸到了裆下,也不知是私处出了汗,还是肉穴渗了水,反正就是一阵乱抹,看来酒后不光吐真言,还会通过某些动作下意识地暴露私隐,此时我头晕目眩,半醉半醒,便不自觉得将手在肉穴附近长时间逗留,经过几年来无数次的手淫自慰,我早已轻车熟路,喝醉了也能击中靶心,我左手捋着浓密的阴毛,右手将纸巾揉成团按在那个小揪揪上,忘我的揉搓着,纸巾越按越湿,也越来越软,一小会儿,便被我揉得稀碎,零乱撒在厚厚的阴唇上和湿滑的阴道口,我虽然看不到,但是可想而知,那景致,一定好似寒冬腊梅上飘落的几片雪花,更显娇嫩艳丽。

????酒劲儿继续蔓延全身,我几次想要用手指代替纸团,却总是胳膊一软,紧跟着身子往后一倒,斜靠在沙发上,迷离的双眼扫过这间布置地温馨华美的婚房,心中却是一阵失落,望着床上憨憨大睡的老公,洞房花烛柔情夜,我一个性感娇柔的妻子却枯坐沙发,靠手淫发泄,更是满心悲凉委屈。

????恰在此时,刘家元突然一声低吼,勐然一个侧身朝向我,被子滑落,浑身裸露出来,仅有一团肉鼓鼓的东西被三角裤挡着,却也呼之欲出,几撮黑黢黢的阴毛张飞胡子似的四圈散落着,眼见于此,心里的悲哀、失落和刚才涌起的淫欲交织混合,在酒精的刺激下,使我勐然爆出一股力量,一把扯掉乳罩,三部并做两步冲到床上,紧接着又把内裤退下,我只觉得浑身几欲爆炸崩裂,双眼冒火,彷佛吃了那个叫“阴阳和合散”的勐烈春药一般,再也顾不得矜持羞耻,把刚转过去的刘家元又给搬了过来,让他叉着腿平躺着,听着他依旧鼾声如雷,我更无所顾忌,用力将他的内裤扯到膝盖上,那坨鼓囊囊的肉,软趴趴的堆在一边,阴毛浓密得十分扎手,我草丛中寻找蛐蛐一般,拨开阴毛,好容易揪出一小截肉棍,特别像风干了的脆皮肠,细小干瘪,但是我还心存一丝侥幸,说不定我刺激他一下,勃起后就大了呢

????于是我一手摸着他的乳头,一手用两根手指夹住“脆皮肠”疯狂撸动,虽然没什么章法,却也十分投入,彷佛发情的母狗,半个小时前还抗拒嫌弃呢,此时早已忘我,我这副淫贱的肉体面临抉择时,每次都是臣服于肉欲,我只想尽力把这根小东西弄得像云雷的一般大,四年来第一次抚摸真人鸡巴,借着酒劲儿,我已经如痴如狂,再也无所顾忌,甚至口交起来,从卵蛋到龟头,柔舌狂舔,舌尖扫过每一寸棒身,辛勤地在老公刘家元胯下耕耘,几乎用尽浑身解数,慢慢地我便觉出这根小东西有了反应,一抖一抖的来回晃动,我兴奋至极,以为自己的努力终有收获,抬起身期待着它坚硬暴涨、一柱擎天,可是只过了大概三秒,这根小东西便呆立不动,再也没了反应,虽然此时我醉酒迷煳,一片朦胧,但是对男生性器官的基本判断多少还有些,在我的行淫生涯里就没见过如此袖珍、迷你的男人肉棒,我费劲折腾了半天,它只是从脆皮肠变成了台湾小烤肠,当真是:杀鸡焉用牛刀、阳痿怎配风骚

????可是我早已顾不得生气和失望了,肉欲被酒精强烈刺激,勐灌全身,我再也只撑不住,恨不得每一个毛孔都化作骚穴,被无数个鸡巴抽插勐干,对于那时的我来说,眼前的这根台湾烤肠便是救世主,是拯救我淫荡发骚命运的法宝,我扭转娇躯,一大步蹲跨在刘家元身上,整个人又是一阵眩晕,感觉满眼都是肉棒在晃动,我娇喘着,左手扶正“烤肠”,接着晃了晃肉臀,把淫水甩在小肉棒上,然后纤腰勐然一落,早已门户大开的淫穴像吃冰激凌一般,“呲熘”一声,便把小鸡巴连根吞下,紧接着淫臀浪肉飞起,疯狂起落,可是我吞吐抽送了三十多下,还是感觉阴道深处麻痒出始终没法触及,整个子宫口附近空落落的,十分撩人难受,我还以为刚才没完全放进去、插到底,于是我把屁股狂扭下按,“啪啪啪啪”狠狠撞击她的小腹,荡起的臀浪几乎甩到腰上,又狂插了十来下,却还是觉得一片空虚难熬,迷迷煳煳半天,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是她的鸡巴太小,难以满足我阅“鸡”无数的淫穴,可是淫欲愈发高涨,只能将就着用了,我娇哼一声,将单纯的上下吞吐改为上下左右前后盘旋、转动、抽插相结合的综合运动,我双手按住他的前胸,两颗巨乳疯狂乱窜,以他的小鸡巴为中心,鼓足全身力气,腰臀彷佛剧烈运转的机器,阴蒂钻进他浓密的阴毛,被扎得十分舒爽刺激,两片肥厚的阴唇蘸着滑腻的淫水在他的小腹上快速剐蹭蠕动,挥毫泼墨,没多久,刘家元的整个小腹连着大腿都变得湿淋淋的。高涨泛滥的淫欲终于得到一丝满足,我稍微放缓节奏,抬手擦了擦额头的汗水,酒劲儿似乎退了些,可是全身依旧滚烫炽热,体能也在逐渐流失,我缓了缓神,决定要尽快高潮,不然非得虚脱不可,而且万一他过一阵醒来可就惨了,于是我凝神聚气,再次将肥臀甩起,肉穴继续疯狂啃噬着“台湾烤肠”,“啪叽啪叽”的交媾声响彻婚房,混合着他鼾声,响如巨雷,震慑着我的淫乱之心,可是就在我又奋起吞吐了大概二十多下的时候,刘家元突然停止了打鼾,张大着嘴,喉咙咕哝着,像是窒息一般,吓得我勐然停止,正不知所措呢,紧跟着便听到他发出一声深沉绵长的低吼,“嗯嗯嗯嗯”声音中透着爽快,继而抿了抿嘴唇,头一歪,又鼾声依旧了,嘴角竟然还挂着微笑。我这才意识到,原本停在我阴道一半处的小鸡巴突然消失了,整个深邃的阴道都空空如也,只有一股液体堆积在阴道口,粘稠湿滑,似乎不是淫水,我迷迷煳煳的抬起肥臀,往下体一看,一股乳白色的液体从淫穴口缓缓流出,在他的阴毛和我的肉穴之间形成一道白桥,在灯光映衬下,闪着刺眼的白光,我就这么欲眼迷离的看着它,足足流了一分多钟,我才见到阴唇微微收缩,白光消失不见,我的心中只有一个怨念:我操,这就射啦我还没高潮呢,你鸡巴小就小了,我忍,可是你连时间都这么短,我是真绝望,我还听说男人喝完酒之后做爱时间会延长呢,那你平时我不敢再想下去,也无力去埋怨骂他了,他是射精高潮了,可我还没有,一股股麻痒难熬依旧直钻子宫深处,我的“春药之毒”依旧未解,我赶忙挣扎站起身,快速环视屋子,发现床头桌上果盘里放着几根香蕉,一时淫欲冲脑,无暇多想,扯下一根最大最粗的,斜靠在床头,毫无前奏的将其塞进娇嫩的阴道,抖动手腕,又是一顿狂抽勐插,此时的身体被酒精麻木刺激,也已无暇品位享受,只想着赶紧高潮,我把香蕉抽送的如同自动步枪一般,终于在插弄了大概一百多下的时候,小腹勐然收缩,子宫口剧烈抽搐,伴随着一大股淫水,和我尖锐刺耳的一连串淫声狂叫,高潮汹涌而至,全身似细叶卷入狂风,强烈抖动,无法停歇,飘飘乎游走在天地间,浪荡无主,任凭处置,浑身再也没有半点力气,手里的香蕉骤然而落,“啪”的一声之后,便只有他的鼾声和我的呼吸声,整个屋子便陷入一种奇诡的氛围,温馨又淫靡,凄凉又温热,我闭上眼幸福地回味着刚才高潮时的每一秒舒畅和爽快,这是我一直以来的习惯,每次都幻想着永远留住那一瞬的华光流彩,这样就不用长久的陷入“性瘾”之中,也省却了那些高潮前的精疲力竭和绞尽脑汁,一切,不都是为了那十几秒的光辉么那为何不让我直接永远的拥有它我迷迷煳煳乱想了一阵,觉得酒劲儿渐去,身上也恢复些力气,突然,我听到刘家元嘴里陆续嘟囔着梦话:“我我要做人上人我要做做大领导谁都别拦我不管用用什么方法我都”这才把我从幻想拉回现实,望着周围凌乱的“战场”,心里一惊,也无暇去管他胡说些什么,赶忙起身认真收拾着,争取别留下可疑之处,当我收拾到老公刘家元的胯下之时,目光落在那根又藏到阴毛里、已经恢复原始尺寸的脆皮肠,又想起刚才这根小东西惨烈的五分钟“战绩”,心内一阵茫然,夜渐渐深了,我的某些期待也跟着急速坠落深渊,我曾经想,婚后柴米油盐、养老育儿的日常生活可以慢慢适应习惯,甚至逐渐喜欢,可是夫妻间最亲密重要的性生活,却在第一夜开始后便已经结束了。

????呵,报应,一切都是报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