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其他曼联博彩赞助商-亚博体育 > 锦绣江山传 > 【锦绣江山传】第四卷 逐鹿鏖战 第一章 突破
????作者:kicarr2019828字数:9907第43章突破万天兵就静静地站在那里,明明高大异常,却给人一种若有若无的飘渺感觉,似乎整个人已经和四周土地、雨水、石头、树丛、夜空融为了一体,只除了那一对宽大厚重的手掌,似有鬼斧神工的恐怖造化,内蕴惊世骇俗的力量。

????“看来我命中犯水,这些天总是在淋雨。”叶尘临危不惧,依然保持爽朗的微笑。

????“差一点就被你骗到。”万天兵摘掉兜帽围巾,露出一张刀刻斧凿般的脸孔,续道:“二十年前,北燕冰原群雄夺宝,华太仙得到凤天舞,魔尊得了天魔红颜,后将此刀传给了徒弟唐芊,而这些日子叶尘、唐芊联手打平姬流光的事早已传开总而言之,她若是不戴这把刀,我也没法子发现你的小诡计。”

????唐芊欲血沸腾,摇摇欲坠,可还是拼尽气力装作若无其事,讥笑道:“咯咯咯小诡计才能骗傻大个,追来干嘛想指点几招么”

????“前面的乱石谷有一处当地贼人储藏赃物的山洞,你把唐芊搀过去安置妥当,我在这里等你。”万天兵非但没有一点杀气和恶意,语气反而像久不相见的朋友。

????叶尘有些好奇道:“你不怕我跑了不回来”

????万天兵没有回答半句话,索性盘膝而坐,每一滴雨水打在他周身半寸处,都会被奇妙的护身气劲弹飞,从而形成了一股透明水膜,这种暴雨不侵的神功内力,叶尘自问差之远矣,更加令他毛骨悚然的是,对方平淡中透着必杀的态度,但略犹豫片刻后还是点头续道:“好,就这里,你稍等。”

????江山七杰选择了公平对决,让他妥善安置唐芊,给予了足够的尊重,叶尘就必须要赴约,这既是江湖规矩,也是男人的铁则。

????山洞颇深,尽头堆砌不少破旧木箱、水袋、火腿、野果等物,甚至还有一座累得整齐的土炕,叶尘放下唐芊道:“我收拾了万天兵再回来找你。”

????“学武的男儿汉一生中总要有这样的对决”唐芊说话断断续续,口气却是坚定,随即解下天魔红颜,勉力抛给叶尘说道:“打输了就别做我丈夫了。”

????叶尘将刀插在后腰,笑道:“那是当然,打输我也就死了。”

????等他快走出洞口,唐芊忽然又道:“哪怕你输,我也不会再选其他男人的去吧。”

????她说的声音很轻,也很平静,但每一个字的决绝和坚持,天底下无论男女恐怕都少有人及,唐芊自打神技初成,便是过去古籍中那种“肌肤若冰雪,淖约若处子,不食五谷,吸风饮露,乘云气,御飞龙。”的天南圣女,如今她重拾本心,选择了相信自己的判断和直觉,无可动摇。

????叶尘回头笑道:“说的好像我回不来一样,莫想其他,睡会,一睁眼我就回来了。”

????也许是从第一次耳闻开始,也许是直到刚才最后一句话讲完的一瞬间,叶尘觉得自己再也离不开唐芊,就像对温雪和沐兰亭一样。

????一步踏出山洞,所有的儿女情长全部暂抛脑后,叶尘为人洒脱淡泊,骨子里却也不缺狂傲,因此他无惧万天兵的挑战,和那日风思洛大胆对姬流光拔剑差不多,但凡热血男儿,谁不想与江山七杰一战

????万天兵起身望着叶尘,眼中多多少少带着几分赞许和佩服,十年来,通常只要他一个名字就能震慑敌胆,如今这个叶尘竟然丝毫未见紧张惧怕,确是与众不同,不可小觑。

????“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叶尘想了想道:“喜媚娘和独孤尚轩如何了”

????万天兵平淡地道:“不知道,可有一点你倒是可以安心,有我在这里,他们不敢朝这个方向来的。”

????“还有一个疑问,先天太极门为什么一定呵呵呵,算了,太俗,我都说完了,请。”叶尘笑自己问得多余,右手握住刀柄,左手伸出二指,取一个开天剑的起手拳势。

????“你是个值得尊重的好对手,不是低贱的奴隶,来吧,你若胜我,那就是资质超越梵天情的绝世天才,威名千百年不朽。”万天兵右拳横胸,微微低头,这是西楚王族勇士的战前礼,只有面对他们认定的高贵对手才会做出,本为荒漠武士极大的荣耀,当然他不会对叶尘解释这些,随后立即坐马摆架,没有丝毫的轻敌。

????拳未出,狂潮怒涛般的雄浑真气已自方圆百步升腾,巨大的战意仿佛有了实质,天地之间,如归混沌,到处都是万天兵神拳的疯狂压迫,一片茫茫。

????叶尘护身罡气眨眼间被震得灰飞烟灭,心中估计此人至少已把自身真元凝于掌心,相比言无笑的单纯的力大无穷,万天兵对气血、内力、武道的把控显然高出不是一星半点。

????即将窒息的瞬间,叶尘拔刀。

????刀光闪。

????清越巨响,仿若凤鸣千里,弯月刀光凛冽雍容,似一绝代佳人瑶池沐浴,仰头甩动如瀑青丝,出水芙蓉的画卷中划出了倾国倾城的灿烂银光。

????这无疑是当世最犀利,最狠辣的刀法之一,依仗天魔红颜的无上荣华,更显无坚不摧,锋寒入骨。

????天下三大名刀,萃聚天地之精华,举世之雍容,无不内藏刀魂神灵,杀机万重,自从展慕云自毁不笑红尘,星沉和天魔红颜便是当世唯二的绝品神刀,叶尘全力斩杀,当空暴雨都被一劈两断

????万天兵狂吼一声,回音震荡山谷树林,百鸟惊飞,他不闪不避,一拳迎上了红颜银光,肌肤与刀刃相距毫厘的刹那,大荒罡气自毛孔穴窍悍然勃发,柔似棉絮地绕住弯刀,下拉回收,另一拳硬如金刚地直捣叶尘心脏要害。

????叶尘扣住刀柄一粒宝石,“哗啦”一声脆响,天魔红颜刀中的星银捆仙锁被抻了出来,陡然间狂风怒号,亿万星光闪耀在乌云蔽月的夜空,刺耳的尖锐声中,银锁一圈圈缠绕住了万天兵恐怖的拳头。

????大荒神拳停滞,鸟鸣平息,失了拳意中的灵魂生机。

????万天兵开口道:“好招,好刀”

????正巧天雷炸响,万天兵迈步追击,一掌前推,乍看平平无奇,却不知初始方圆百步环绕弥漫的先天罡劲尽数归于掌心,威力足以天崩地裂,引发小规模的地震海啸。

????叶尘没有恐惧,反有莫名热血燃烧,左手松开刀链,虚握成印,以最大力道的破天雷和万天兵光明正大的硬碰硬对轰一起。

????不亲身去接,永远也想不到万天兵的神掌罡劲有多么澎湃。

????一掌神力,镇压乾坤,运转玄机。

????叶尘已了解,他这肯定就是曾恨水、叶商都曾讲过的,掌心玄机,超越了一念万法,通往武圣王座的第一级圣阶。

????天空惊雷已经消失,叶尘背后却有雷震霹雳,不是感觉,而是确确实实的靛蓝色天雷,虚幻为辅,混沌阴阳道的掌力才是武功根基所在,这便为叶商所传的观想通神之法。

????没有姬流光、独孤尚轩、喜媚娘、唐芊等人的华丽多变,他二人所用招式无不是釜底抽薪的简单明了。

????叶尘灼心刻骨,只觉得周身四面八方全都是巨浪滔天一样的挤压拍击,但每逢眼看就要粉身碎骨之际,破天雷就会轰鸣爆闪,劈开海啸,护住自身性命无虞。

????万天兵对叶尘的评价又更高一层,早前的尊重是出于赞许少年人的风骨和勇气,没想到他的武功竟高到如此地步,再僵持片刻,大荒真气已衰,怒涛退潮,不再做收效不大的压迫。

????叶尘疾退三步,抖动星银锁链收回天魔红颜,脸色发青,呼吸异常粗重,却未现败像。

????“我早已超越一念万法,领悟武之真谛,你还能正面相抗,真不愧是胜过宁无忌的绝顶天才。”万天兵面无表情,并不像是称赞叶尘,“皇甫正道哪怕放弃混沌阴阳道和太阳剑谱也执意要杀你,或许就是怕你会成长起来,带给我们无边无际的麻烦。”

????叶尘冷笑道:“那他估计的还真没错,我若今天侥幸不死,先天太极门必有灭门大祸。”

????“假如你领悟了一念万法的境界,肯定能和我并驾齐驱,若不留神,我甚至也许会输给你可惜可惜”

????叶尘趁机回气调息,问道:“可惜什么”

????“可惜你今天要死在我手上,可惜我又亲手扼杀一个天才,可惜我十年后哪里去找值得搏杀的对手”万天兵咧嘴一笑,不含丝毫嘲讽讥诮。

????叶尘缓慢地道:“我会借你突破极限,逃过此劫,你只会可惜今天杀不了我。”

????当初沐兰亭在扶云殿和他说过,正常闭门修炼,一生都赢不过聂千阙,只有借扶云天梯的生死压力,才能逆转法则,向天夺命,快速提升实力。

????眼前的万天兵当然比扶云天梯危险十倍百倍。

????“是条好汉子,放心,你死了的话,唐芊一定会不伤毫发的回到她父亲那里。”

????万天兵左脚踏步,支起右肘,不知又要施展什么惊天动地的武功绝技。

????“我不是你的对手,但你若不剧损真元,血溅满天的话,也休想我束手待毙”

????叶尘战意前所未有的高昂,放声大笑,单臂狂舞

????顿时天地失色,星光飓风中带动焚天灭世的火焰巨龙,天魔红颜的刀锋就是火龙之牙,太阳剑谱初式的万古洪炉便是火龙本体,此刻,哪怕言无笑复活,只怕也要先跑再说。

????“看来这些日子你另有奇遇。”万天兵呢喃自语,难以置信一个弹指惊雷尚未圆满的年轻小鬼,会带给他那么大的压力。

????武功练到他这个地步,招式不过水到渠成,乾坤铁山靠、九黎断天梁、疯虎屠逆龙,此乃是天下各派武术最厉害的三招肘法,万天兵熔于一炉,结合幼年被笑称杂种的凄凉经历,自创一招“怒问天”,转身崩天一撞,可刺破苍穹,向诸天众神兴师问罪。

????烈火龙牙的绞杀已至眉心,万天兵蓄劲完毕,猛然扭身崩肘,浩荡的悲壮惨烈之气喷薄而出,好像一位远古洪荒时代,逆天反道的勇士挣脱命运,违抗天条,怒问诸神罪状,裁决审判。

????叶尘惊佩,他见过曾恨水的天元玲珑道、见过宁无忌的盘古法印、见过华茵的诛仙一剑、见过言无笑的翡翠劫指,最近又见识过了流光追月和元始天法轮,但他们毫无悬念的,都比不上万天兵的这扭身一撞,他甚至有种荒谬的感觉,武圣亲临也未必禁得起这一绝招。

????怒问天,融于自然,近乎大道。

????叶尘手腕下旋,刀锁银链形成的火焰龙卷迅捷地缠住万天兵的肩膀胸口,好像心有灵犀似的,还以天外天绝学中的杀招,怒天震。

????所谓的我命由我不由天,无非只是狂生的醉后笑谈,生灵只可以顺天。

????天地同仁,众生平等,阴阳相对,万物皆虚,万事皆允。

????如若凶顽逆天,天庭诸神暴怒,一震之下,化作齑粉。

????震天轰鸣,响彻天地。

????万天兵上衣被星银捆仙锁震成飞灰,长发四散,每一根骨头都几乎被震得粉碎,随着一大口猩红鲜血狂喷,巨大伟岸的身躯终于坐倒在地。

????噗地一声,第二口鲜血不受抑制的再度咳出,武痴万天兵的表情狂喜不已,这般生死对决有多久没经历过了

????“了不起,濒死之下你还真的领悟到了一念万法。”

????叶尘微笑,他确实在危难时刻成功突破,只遗憾一念万法并非什么境界屏障,一破之下就能凭空功力倍增,距离领悟化为实战还需很长时间的积累,正如当初聂千阙濒死抵抗蓝碎云,也是受伤突破到和老魔同等的第七重天,但要说当时立刻反败为胜,也不过痴人说梦而已。

????扑腾一声,叶尘栽倒。

????“真庆幸你追了过来,江山七杰真的是名不虚传。”

????万天兵挣扎爬起,稍微一震,泥水污渍全被弹飞,说道:“你的天资潜力真是闻所未闻,正因如此,杀了你也算能减几分我的内疚。”

????叶尘吐血,苦笑,三年或许再有两年就够,自己绝对有信心同江山七杰一战。

????“你杀不了他。”

????声音灵动娇嫩,调子却森然凛冽。

????唐芊手扶着大树,面色憔悴。

????叶尘焦急万分,喝道:“你身上中毒,千万不要向这个人动手”

????唐芊呼吸粗重,缓慢走过他的身前,却是头也不回。

????万天兵不是姬流光,美女丑女一视同仁,淡淡地道:“你如果真的喜欢他,就让他像个男子汉一样战死。”

????唐芊叹气:“你说的有道理,唉只可惜我还年轻,不想做小寡妇。”

????“确实很可惜”万天兵一语双关,抬起手来,顿时筋骨齐鸣,好像拎起一把金钢锤。

????“天灾人祸,劫难大数,皆是元始生死诀的武功来源。”唐芊同样盯着自己的手,续道:“大雨为洪,正合我灭世洪灾的拳意呢”

????她喃喃自语,声音极轻,也不知道是恐吓万天兵,还是自己寻找脑海中的武功脉络。

????叶尘知晓唐芊个性,规劝根本就等同于废话,他忍受千刀剐窜的剧烈苦楚,目眦欲裂,拼命汇聚残余内力。

????高贵圣女终于回眸看了看这个所谓的丈夫,迷惘的眼神逐渐汇聚,变得流华璀璨。

????唐芊出拳

????暴雨受到一股冥冥中的法则真言激荡,视觉上增大了几十倍。

????普通的降雨在极小范围内形成了湮灭文明的滔滔洪灾。

????“圣人奥秘确是玄妙。”万天兵本以为不过是普通的拳击,然而灭世洪水的浩大恐惧铺天盖地的奔涌而来,他别无选择,必须后退。

????五六个刹那,定睛再看,叶尘已然起身,外表看起来神完气足,说道:“刚才算第一回合吧再来试试。”

????万天兵睁大眼睛道:“神农光王身世上居然真的存在这种修复自身的无上神技”

????唐芊道:“你伤的也不轻,再斗下去未必赢得毫发无伤,若是平时大概也就罢了,可这里是南疆,四大魔都的那些妖魔鬼怪们一定喜欢你这样受伤的绝顶高手。”

????魔道妖宗哪管你重伤轻伤,捡便宜痛揍落水狗,打倒江山七杰的威名谁不想要

????可想而知回程必有铺天盖地的暗杀伏击。

????万天兵凭空打了一个响指,内力激荡,宛如打出一个霹雳,马嘶嘹亮,黑王狂奔而至。

????“拼命修炼吧,待你重临中原,万天兵再和你一决胜负。”万天兵上马提缰,又冷笑道:“你会进步,你的敌人也不会原地踏步,到时我亦会参透道心法相等你。”

????叶尘还没回答,黑王人立而起,魔神般的消失在雨幕中。

????两人回到山洞,叶尘拿起一个水袋猛灌几口,剩下的全部浇在头上,刚才一战凶险无比,几乎每一个眨眼的瞬间都是尽心竭力,每一招的攻守同样也是耗尽心智,现在稍作回想,犹自惊心动魄。

????然而唐芊回来后就一直独自缩在土炕一角,双手抱膝,瑟瑟发抖,俨然是个受了什么委屈的大姑娘小媳妇,哪还有半点刚才的圣女威严。

????叶尘笑道:“刚才多亏了老婆你兜底,哇那个什么光王身真是强的作弊,重伤转瞬复原,别人还怎么奈何你”说着,随手脱了湿重的衣服,再开一袋清水冲洗。

????唐芊抬头看了一眼,面色更红,艰难喘息道:“有一件事我要说给你听”

????“嗯说吧。”

????“我应该是中了一种厉害的春药淫毒。”唐芊紧闭双眸道:“神农光王身也化解不掉而且越来越严重我就快受不了了”

????说到最后,顿觉身子更软更酥,檀口含润,下身湿意潺潺,眼角几乎渗出泪儿来。

????“这这”叶尘怔住,心中嗷嗷大叫:替绝代佳人解春药,这可是江湖少年梦寐以求的场景啊。再联想到初见唐芊时的无耻意淫,如今的深深情意,胯下大棒子猛地高高昂首起立

????唐芊缓缓起身,下床走近了叶尘。

????阿涵原本就略矮与她,外加早被雨水淋透,衣裤紧贴,完全突显出了唐芊颈长肩削,背胛细薄,骨感纤瘦的身段儿下,一对雪丸酥胸却是丰腴挺硕,腰胯的弯弧亦足可证明香臀的饱实多肉,玲珑曲线相比熟透水嫩的沐灵妃竟也是不遑多让。

????“反正反正”叶尘想说反正也是两夫妻,我这就立刻帮你解毒,但今非昔比,他已动真情,欺骗之言再也不便随意出口,犹豫片刻,竟支吾语塞。

????唐芊跪坐在他的身侧,樱口芬芳热气烘得叶尘欲念大起。

????“我刚才”她吸气调匀呼吸,尽力不再发出娇腻的喘息,这才接着道:“我刚才看到了你的比武,少年英雄,绝世英姿也不过如此。”

????这个所谓的少年英雄眼下正夹紧裤裆,担心露出丑态,说道:“动手前其实也有点怕,幸好还活着,只可惜最终没赢他。”

????“我不喜欢让女人变成牲口的春药。”唐芊口气转凝,多了几分强硬的执拗说道:“你是我的男人你若想要,原也也但不是现在,我绝不会让这种下九流的脏药污了。”

????叶尘内心起敬,疼惜唐芊,也疼惜自己的小兄弟,说道:“那你怎么办”

????“一直想听以前的事,你说给我听听。”唐芊握紧拳头,细细的青筋凸起,可见忍得多么艰难,“我不会有事,你说你的。”

????叶尘懂得医理,无论多强的春药都不会有致死剧毒,道理上若强行拒不交合,一两天自会不药而愈。

????“以前以前你是南疆领袖魔尊的徒弟,森罗王的女儿,整天从早到晚差不多都是一个表情”叶尘没有撒谎,但为了沐灵妃的一片苦心,却也略微隐去了一些事实。

????“哦,原来如此,那你呢有什么特别的”

????叶尘想了想道:“我啊,小时候长在中原中州平原,后拜入天元宗门下”

????说着说着发觉肩膀一沉,唐芊已经靠在上面睡着,他自嘲心道:我这还没说到精彩内容您就睡了,可不怨我。

????空气潮湿阴冷,角落备有果木柴枝,烟轻火重,最适合野外山洞焚烧,叶尘想起身生火,又怕吵醒唐芊,扭头一瞧,圣女云鬓紊乱,眉黛舒展,高高撑满衣服的圆润丰乳上下起伏自然,空气中充斥着她馥郁芳香的肌肤甜泽。

????“看来我武功真的高了很多,这样的情形都能坐怀不乱,书中的中古大贤也根本不过如此了吧。”叶尘笑着自言自语,轻轻起身抱起唐芊将她放在床上,衣服不敢去脱,只能摘了一双灌水的鞋子。

????睡梦中的唐芊扭了下身子,忽然腿股微动,玉圭似的雪嫩小脚俏生生的叠在一起搓了搓,刹时间清纯的圣女居然淫冶满溢,极为催情。

????叶尘提防自己把持不住,立刻转身去取果木生火,顺手低头闻了闻唐芊刚脱下来的鞋子,除了雨水的腥气,怎么可能闻到别的味道,但他还是自言自语陶醉了一句:“好香好香。”

????叶尘生火坐定,运转体内所有的武道念头,瞬间就感觉自己跳到了一片汪洋大海里面,整个天地都刻满了自己修炼的武功轨迹,动念之间,一道前所未见的武功篆刻虚空,并且心神合一,随之有无穷大力凝聚全身,弹指一挥,就是惊涛骇浪。

????“一念生万法,一念大如意,原来就是这样一种心境上的感悟。”叶尘睁眼,拳指变换,不停演化着新的武学道理,但又总觉得差些什么。

????雷霆、巨剑、地震、丹炉,都是学武之人梦寐以求的巍峨法相,但叶尘还没找到自己心中的武道,也就是基础武经中都有记载的拳意。

????思索之时,唐芊呼吸渐重,微微痉挛,整副曼妙的胴体仿佛置于蒸笼,香汗如浆,空气随着体香腾腾,好像都变得黏腻起来,并且她双腿用力扭绞,十根娇嫩玉趾内抠,摩擦之下,发出了呲呲的湿布水声。

????晓梦春心的冲击已使唐芊神智模糊,入梦难醒,阵阵春潮涌动翻滚,一点点蚕食着她最后的底线,炕上翻身缩腿,屁股上的薄布绷得极紧,借着火光隐约可见布料上面没有一丝褶皱,圆饱曲线中央乌卷,纤茸覆盖挤压着一凹肥腻的花唇。

????叶尘口干舌燥,淫念大起,好想疯狂地抚爱揉捏唐芊肥瘦均匀的身子,再以肉棒深深地填满、贯穿她的蜜膣,得以追求极美欢愉,就在清明即将崩溃之际,唐芊艰难醒转。

????“谢谢你安分守礼呢。”此刻她的眼神烟波蒙蒙,肌肤几乎散发着粉色莹光,但表情上那独属她的狠劲倔强却是愈加执着。

????“清水可助解药。”叶尘心中长叹,欲焰再度熄灭,递给了她一个水袋。

????“有酒吗我从不喝白水呃,好吧,拿给我。”唐芊抹去汗水,仰头就喝,确实感觉好了不少,遂再接再厉,将一整皮袋水喝个干干净净。

????叶尘为除龌龊杂念,诚心问道:“老婆你还记不记得自己修炼的武功”

????“就像一加一等于二,若连这个都不记得,我现在也就成白痴了。”唐芊边说边又拔开一个水袋的塞子喝起来。

????“所谓的凝聚真我拳意,掌心运转玄机应该怎么讲”叶尘略一琢磨又细问道:“何谓真我”

????唐芊所忘者多集中人和事,渊博的知识并未大损,闻言说道:“你说的两种其实是一回事,秘籍所载的先人法相自然是练得越多越好,越强越好,自己领悟真我,直达本真的拳意也就是宗教所谓的悟道成仙,届时浩瀚万法尽敛双掌,举手投足都有仙人神力,咱们武人管这个便称之为掌心运转玄机,俗点说就是把自己的梦想追求最大极端化,力量就会浓缩起来,加大威力。”

????叶尘恍然,原来还差许多,怨不得前些天叶商没有特别详细解释,可笑自己刚才还想一蹴而就。

????“道心法相则是将你原本的观想催眠,凝聚实体,重伤断肢,血肉复生,细胞上面的操控”

????叶尘汗颜道:“细胞是什么断肢后血肉又怎会复原”

????“就是咱们体内一种很小很小的东西”唐芊皱眉,显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哦”叶尘还是不懂,但也大概明白那是一种更精细的肉体控制。

????“法相不动,道心可催神功,千步之内,杀人如探囊取物,凡体化身真神,亦可复活死人,拳破苍穹。”

????叶尘不得不再次打断道:“主脉断裂的伤病可能治愈”

????唐芊摇头道:“不成。”

????叶尘一颗心坠入谷底,如此说来沐兰亭岂非必死无疑

????“但如果学得元始生死诀中的神农光王身,辅佐道心法相,必可衍生奇经八脉,只要尸体完整,哪怕老死停止心跳呼吸,也能让他还魂三天。”

????唐芊当日笑拒夏文嫣,原来倒不是什么敝帚自珍,而是她的功力离救活沐兰亭还差之远矣道心,听起来旷日持久,但总算有个念想。

????叶尘索性更深一步:“道心虽强,却绝非最高境界。”

????“印象里还存在妙参造化的天心高手,他们感悟虚空,把自身锻造成诸神群仙效命的远古天庭圣堂,伸手一指,孕育天地之秘,三灾九难,末日浩劫,均不沾身,哪怕粉碎虚空之武圣亲临,如不付出代价,也休想杀死他们。”

????说到最后,唐芊本显好转的神色再度扭捏绯红。

????叶尘怕她尴尬,只当不见,随声附和道:“一念万法的高手当世有二十多个,天心感悟虚空的人物只怕也就三四人而已。”同时想到:琅琊楼主威震天下,肯定算上一个,楚天王燕苍生雄踞八王之首,也应该是,只不知皇甫正道、叶商大哥、唐雷九他们练没练到。

????唐芊低头害羞,狂灌数斤清水,确实浇熄了熊熊欲火,但小腹液感涌动,尿意难忍,这就并非意志骄傲可以忍耐的了,坏就坏在山洞说大不大,总不能张口说要出去小解,那哪还有脸皮

????叶尘又问道:“我若想学老婆的武功,比如元始生死诀,不知可不可以”

????“好,可以”我都是你的,武功又有什么不可以的了但现在你不想去外边欣赏下雨景吗唐芊内心挣扎,本来多汗的体质,此刻更加莹润。

????她越是如此,叶尘就越是感激和担心,更不敢轻易离开。

????相比失禁尿裤子,好像也顾不得什么羞不羞了,唐芊拼尽力气平静道:“你出去站一下,我想我想拧拧衣裳。”

????情急智生,也总比说解手好听。

????叶尘“哦”了一声,并未生疑,起身就走,将将走到洞口,就耳闻一股珠落玉溅地呲水儿声,他如今武功深不可测,百步外的蚂蚁都能听个清楚,何况是憋许久的涓涓沥沥尿声。

????“原来美女也是要尿尿的”叶尘自语一笑,站在洞口仰望暴雨,心念规划:一念万法即成,下一步就是回到仙门岛培植庞大势力,期间全力参悟混沌阴阳道,力求在一年之内参悟道心法相救回兰亭,再回中原合纵连横,瓦解先天太极门。

????唯一的麻烦就是肯定会有人告诉唐芊真相。

????叶尘从山壁抠下一枚石子,运足全力当空一弹,破风巨响,橘核大小的石子划破漫天暴雨,消失夜空。

????反正早晚也要知道,这些天生死与共,但愿她能理解。

????如今既然知道了唐芊也没能力救治沐兰亭,那么沐灵妃这个临时想出来的计策也就失去了存在意义,叶尘当然也就无谓刻意隐瞒。

????转天一早,叶尘和唐芊一同上路回仙门岛,在那之前一夜,唐芊发现了水能解毒的妙用,整个山洞的清水喝了个底朝天,晓梦春心散也随着尿水排个干净,之后两人寻到客栈,痛快洗得干干净净,换上新买的名贵衣服,俨然是新婚燕尔,容光焕发的少年夫妇。

????沿途上叶尘咬紧牙关,恪守君子礼法,避免真相大白时,自己被森罗王捶成肉饼。

????这种局面反倒是让唐芊奇哉怪哉:媚药心结已解,他反而老实巴交起来感激安心中难免藏有一丝小小的失望。

????玉龙木黑帆大船眼看已到仙门岛码头,唐芊拎着酒壶,迎风站在船舷。

????叶尘走近道:“你的父亲、母亲、弟弟一定很惦记你了。”

????“你我不是逃婚的人吗为什么竭力主张回来”唐芊微笑优雅动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如今我武功这么高,他们总不能再不认我。”

????四周无人,唐芊大着胆子踮脚亲了亲他的脸颊,说道:“放心好了,他们要是再反对,我就说我肚里怀了你的孩子,姥爷、姥姥总不能让他们的孙儿没爹爹吧。”

????叶尘眼要流泪,内心吐血,前路坎途,比起决战万天兵那条路还要艰难恐怖几十倍都不止。

????唐芊凭栏举壶豪饮,轻声道:“通常一个男人,平时对女人的千呵百护,实际都是做不了准的胡扯,因为他或是情欲催动,或是利益驱使,情淡利散后,就会将玩过的女人弃如敝履。但如果一个男人,本身处于生死关头,还能牵挂你中毒与否,就说明他心里深处早就是对你刻骨铭心,此生都难以忘怀,这种感情,才是最能持之以恒的”

????叶尘心中感动,暂时忘了未知的危机麻烦。

????船靠码头,碧空如洗,立时就有数名精壮汉子上前迎接。

????“恭迎圣女,见过叶总管。”

????叶尘笑道:“你们来得倒快。”

????一个年轻人道:“您和圣女一上船,各大要卡就有鸽儿通报到了,总管您是否先回朔月庄”

????叶尘还没回答,唐芊忽然率先截道:“不用了,先跟我回家去见我父亲,早晚你都要见老丈人,对吧”

????“对对”叶尘叫苦不迭。

????十几个属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无不怀疑自己听错了,森罗公主、元始圣女怎么突然就嫁人了这可是能让魔国震动的超大事件,叶总管当真当真是天神下凡,我辈偶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