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8月29日第二十五章流波轻去盈盈暗香祁将军毕竟非凡之人,按刀便迎上道:“未能迎接真君大架,请多见谅”

????”

????祁将军心里不快,还是领他走入船舱。

????二人来到一处房间时,推门进去之后,房间里面一股香风迎面扑来,落地粉红帷幔里,深处一张香帐罗床,分明是间女子闺房。

????祁将军抱拳恭敬道:“我家小姐知道真君驾到,特意沐浴更衣而去,请真君稍候。”

????太华真君冷冷一笑,又背对着祁将军闻起房中香气,吸入口鼻软人欲醉,大是温香舒服。

????他也毫不见外,坐到茶桌边饮茶看景,扫过帷幔里的古琴书画,看过粉色床纱,落在房间里的许多装饰,里面无论何种,都摆放的极为整齐,更深深透着此处主人的秀雅文静,高贵气质来。

????祁将军看他不停盯着柳玉瑶的闺房看,心中虽然不悦,他也只能忍了,二人等待了许久,还是没有现身出来,太华真君高傲自大,从来不曾被人怠慢过,怒气浮现出来道:“你去催催”

????祁将军蒙在黑布里的脸瞬间铁青,柳玉瑶都不曾这般对他指气役使过,但想起这次她交代,也只好转身出房。

????房门关上的瞬间,太华真君掀开帷幔,步步走到她床前,所谓女子秀雅,文静绝美,他这人目空一切惯了,伸手拨开她闺床轻纱,不禁停住了眼光。

????目光所及处,是她穿着的衣裙,安安静静的叠放在闺床上,一股幽香撩人间,太华真君伸手抚在她衣裙划过,只觉无比丝滑柔软,便是衣物压着的雪白抹胸,也被他摸了出来。

????此时此刻那般无声的亵渎,更充满诱惑的拿在手上,太华真君摸着她雪衣抹胸,想着美人穿在玉体的模样,忍不住便低头埋脸一闻,那一股撩拨层层袭来,不知不觉中,深深陶醉的他,眼前就立时浮现几分雪白浑圆的高耸曲线来。

????直到不经意听到一声房门轻启的声音,他指间红光一闪,手中抹胸,转眼消失不见,待仰头回身时,不禁眼前一片晕眩,目花缭乱起来。

????透过粉红帷幔,已是看见她面蒙轻纱,穿着一袭黄衣纱裙,在烛光里高贵动人的步步走来,绝美容颜当先一笑道:“小女无知,连累真君苦等。”

????她说着盈盈一拜,秀雅高贵气质流露,房中顿时生香无数太华真君眼见她紧身衣裙包裹内,少女曲线处处展露,充满了圣洁高贵,惹火诱惑,尤其是她身材高挑,修长动人,又看在她面纱下的脸,透过面纱也见倾国之色。

????更何况,她少女美眸含笑嫣然,投在自己身上当真是让太华真君目不转睛。

????祁将军看到此情此景,却完全是不同感受,这真君两眼盯在柳玉瑶身上时,恨不能把她衣裙脱光一般,一丝一毫都在慢慢打量,比疯和尚还惹人厌恶

????太华真君良久反应过来时,看着柳玉瑶道:“王朝公主”

????柳玉瑶浅浅点头道:“正是小女”

????太华真君扫过祁将军,看他忠心耿耿的站在美女后边,觉得碍眼道:“这人是谁”

????祁将军正要说话,她举起玉手道:“你在房外静等。”

????祁将军刚一出门,便见他设下隔音禁制,她微微蹙眉,却也没有点破,只伸出玉手掀开帷幔,动作极美的走了进来道:“真君请坐。”

????太华真君入座之后,又把她凳子搬到自己身边,近在咫尺的挨着道:“一同请坐。”

????柳玉瑶看了看凳子,只好轻提纱裙入座,太华真君往她身边靠了靠道:“本尊听说王朝公主,是称为第一的美女,今日见了,果然名不虚传。”

????柳玉瑶轻拢衣裙,含笑应道:“小女身在魔界,也久仰真君大名。”

????太华真君道:“那便直话直说吧,你要本尊归顺魔界,可出得什么价码”

????柳玉瑶道:“真君一直都欲吞并碧雪,澹台二宫,若助我界,此事绝非难事。”

????太华真君冷笑道:“还有呢”

????柳玉瑶含笑道:“加封真君为仙界之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太华真君摇头笑道:“那些虚名,本尊看都不看,倒是绝色佳人,还能值得一试。”

????柳玉瑶道:“倘若归顺,魔界美女,尽随真君来挑便是。”

????太华真君道:“以你如何”

????她摇头一笑,美丽起身道:“怕是不妥。”

????太华真君语气强硬道:“你肯服侍本尊,便得太华一派的归顺。”

????柳玉瑶气质高贵道:“小女从来只有被人服侍,从不会服侍别人。”

????太华真君带着威胁意味道:“你在轻视本尊。”

????柳玉瑶美眸轻盼,转而一笑道:“小女绝无轻视。”

????太华真君看她冰容尽消,说不出的娇媚迷人道:“那是何故”

????柳玉瑶背负双手,翩翩走出帷幔道:“偷了人家衣物私藏,却还硬要一亲芳泽,也不问人家愿不愿意。”

????太华真君目空一切道:“本尊由来如此而已。”

????柳玉瑶道:“倘若真君真心归顺,小女自当以礼相待。”

????她说着美眸看来,绝色容颜含笑,当真诱人至极。

????太华真君道:“你让本尊销魂,自当如你所愿。”

????柳玉瑶红唇轻启道:“销魂也有很多种,真君要那种”

????太华真君来到她身后,看这绝色美女就在眼前,闻着她如兰幽香缭绕身边道:“当然是最爽那种”

????柳玉瑶美眸看来,摇头笑道:“那便要看真君几番诚意了。”

????太华真君听的心里一荡,便是朝她抱去,却看柳玉瑶不见什么动作,就已躲开了他。

????待她背负玉手看来时,修长身影停在门前,迎着他目光道:“真君若以礼来归,小女自有待客之道,倘是以事要挟,那小女身边男人如云,也从来不需最是销魂。”

????祁将军在门外煎熬许久,看她从房内出来,心里石头落地,看了看里面阴晴不定的太华真君,偏步让身道:“我这便恭送真君。”

????祁将军刚把太华真君送走,便见柳玉瑶端坐在闺房里道:“你过来。”

????祁将军心知这太华真君不怀好意,必是惹的自家小姐不高兴道:“那兄弟俩从来不是好东西,小姐您不需要和他一般见识。”

????柳玉瑶看了看他恭敬神色,淡启红唇道:“我自诚意在此,他归顺不归顺随他。”

????祁将军小心翼翼道:“那他要什么条件”

????柳玉瑶看他一眼,气质高贵端坐秀床道:“他想要什么,你还需要问吗”

????祁将军听了恼火不已道:“早知道他这般,却没想到如此猖狂”

????她一袭黄衣纱裙如水,更显高贵美艳动人,玉手抚在香肩秀发,美眸落在他脸上道:“你很在意我”

????祁将军不敢看她目光,低头说道:“卑职以小姐安危为先。”

????她端坐秀床,房间内的昏黄烛光照来,她整个人散发着高贵圣洁的气质,就像仙女般,美的不容侵犯道:“你可知道吗”

????祁将军头也不敢抬,听着她话语动听,不明她意思道:“什么”

????柳玉瑶轻抬指尖,收拢水黄纱裙道:“他在你家小姐身后,还伸出手要抱过来,是我躲开了。”

????祁将军紧张万分,又闻她红唇轻吐兰香道:“他硬的那么厉害,如把你家小姐抱在怀里,会做些什么”

????祁将军转念一想,心中便浮现出许多画面,连忙甩头把那画面甩飞。

????她红唇淡语道:“他如果抱住了我,他的那根脏东西,就会顶进纱裙来”

????祁将军只听的后怕不已,连忙说道:“卑职不会容忍如此的。”

????柳玉瑶看他一眼道:“说不定最后,他顶着你家小姐的玉臀,只管爽到了不行,我又躲也躲不开,只能夹紧了他,还会让他一股一股射进来。”

????祁将军大是紧张,又硬气流露道:“卑职不许任何人玷污小姐”

????她为之美丽起身,背负玉手看着眼前男人道:“你要这样说来,念起此事,往后更该用心方是。”

????祁将军重重点头,却听到柳玉瑶好听声音道:“去把疯和尚扔进海里去。”